发新帖

人约黄昏后

[复制链接]
1632 0
  文/吕松柏
  冬日里天短,残阳还未落,黄昏就降临,巧仙在家里又是忙着烤辣子,又是
  架玉米棒子,她想趁着天还未黑把院子里堆着的活儿干完,忙得她恨不得八只手挖抓,她已经大声野气的叫了丈夫金虎好几次,想让他来搭手,可那个没心没肺的金虎一叫三哼哼,躲在老远处不知给谁打电话,好容易等他打完了电话,不但没有来帮忙,还一拍屁股,急急忙忙的朝门外走去,巧仙再也忍不住了,放下手中的活儿,三蹦两跳追上来,一把抓住金虎的领口:天都快黑了,你往哪儿去?
  唉,咋说呢,金虎这阵儿心里烦乱死了,大前天,媳妇跟老娘吵了仗,气得老娘住进了苹果园的小庵房,叫都叫不回来,前日金虎又去叫,庵房里空荡荡的没个人影儿,天知道老娘去哪儿了?心里正发毛,乡上王司法打来电话,说有事叫金虎去乡上哩。金虎心里暗暗叫苦:乡上的王司法咋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去年王司法来村宣讲普法宣传,见过他的面,可从没通过电话呀,他咋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看来这事闹大了,我妈不在苹果园里,一定是凶多吉少!天都快黑了,王司法这会儿叫我,八成没好事!金虎心里像猫抓,挂了电话就赶紧出门去乡上。不料媳妇巧仙还赶来凑热闹,抓住领口问他天都快黑了还往哪里去?金虎心里正发毛,没好气地呛她:你说我到哪里去?于巧仙上下打量金虎:你不说?你不愿说还是不敢说?你不说?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想去哪儿。金虎瞪她一眼说:看把你能的,你会算卦?你知道我要去哪里?待巧仙一开口,差点儿把金虎没噎死: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太阳压山鸡上架,你牵心谁放不下?接了个神秘电话,美得你四个蹄蹄往外爬。巧仙嘴里押着韵,手里又比划:这还真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呀,不知是哪个野狐狸把你缠上了,打电话叫你出去幽会哩。金虎气得直跺脚:看看看,你就会冤枉人!这是乡里王司法打电话叫我呢。
  谁知巧仙听了这话,竟然笑出了声:嘻,嘻嘻,乡里王司法叫你呢?虚话编
  得没啥编了,天都黑了,这会儿王司法叫你,人家认得你是谁呀?人家叫你熬膏药呀?哄谁呢!金虎扭头就走:不信就算了,人家王司法还等着我呢。巧仙双臂一张,拦住去路:想走?走不成!别说是乡上王司法叫你,就是县上王司法叫你,也去不成!回家干活,我让你那美事弄不成。金虎没心思跟她缠盘,掀开巧仙警告她:当心惹毛了我打你!哪想巧仙的醋劲儿更大:打死也不放。你打,我看这日子过不成了,我跟你离婚,离了婚,你上天入地都能行。金虎也在气头上:吓唬谁呢,离就离。巧仙说:行,咹,你娃行,你算你爸的娃!你不是说王司法叫你么,咱现在就走,让他给咱办离婚,走!金虎嘴里说走就走,脚下却不动弹。巧仙又拉又掀,金虎就像钉子钉住了一样,不动脚步。二人正在拉拉扯扯、挣挣扎扎的当儿,一辆摩托车风驰电掣的驶来,“嘎”的一声停在他们身边。只见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从车上跳下来,身子一斜插在他们中间:嗨嗨嗨,弄啥哩?弄啥哩!巧仙没好气地推了那人一把:走你路,我两口耍呢。金虎借着暮色一看,来的这位不是别人,正是王司法。原来,王司法给金虎打完电话,左等右等不见金虎来乡上,他就趁着暮色来了,正巧赶上这两口子吵闹的不可开交。当下金虎一见来人是王司法,就像被水快要淹死的人遇见了救神:王司法呀,你来的正好,你看我这媳妇,她,她,她硬说我……拉住不让我来……这边巧仙一听是王司法来了,哪里还容得金虎再说下去,一把拉住王司法不松手:呀,你就是王司法?我还当是过路的热心人爱管闲事呢。王司法,早就听说你的大名了,群众都说你是善断家务事的清官,我给你告状呀!说着说着还加进了哭声:这日子没法过了啊——我跟他这没心没肺的金虎离婚呀——王司法,你可要给我作主呀——巧仙嘴里说着哭着,一屁股坐在地上,两只脚在地上又蹬又跺,双手在空里又抓又挠,王司法想抓住她胳膊扶她起来,可就是下不去手。金虎在一旁嘌凉腔:看,让王司法看看,看你这猪婆摆阵的样子!
  要说人家王司法还真有办法,开口一句话,就让巧仙不哭不闹了,只听王司法慢言慢语的问:你叫巧仙吧?巧仙听到这一问,大吃一惊:你咋知道我的名字?王司法半打官腔半开玩笑,露言露语的说:我不光知道你的名字,我还知道其他许多事情哩。你起来,起来,咱有话好好说么,哭啥呢。巧仙一听这话,立马脸上阴转晴,笑的很灿烂:王司法,走,咱到我家去,让你站在路上多不好,咱可不能慢待你呀。王司法摆摆手说:不去了,时候不早了,咱们就来个现场办案,女士优先,巧仙,你先说。巧仙见王司法优待她,于是打开了话匣子:王司法,我苦情得很!人说“家丑不外扬”,可我不说不行了,王司法,你说说,要想过好日子,就得夫妻两人同心协力才行吧?可你看我家,成了啥样子?家里活儿一摊子,苹果要抹(ma)袋子, 玉米棒堆了一院子,还要和煤翻筐烤辣子,又要做饭管孩子,忙得我八面分身子,累得没个人样子,我这男人没心没肠子,屁股一拧跑得没个人影子,我叫他回去帮我干上一阵子,他还要和我离婚散摊子,你说说,我还有啥心思过日子?王司法听着,转过身来责备金虎:我让你来乡上,你硬是扛住不来,却在家里和媳妇吵架?金虎急忙向王司法解释:你打电话叫我,她却拿脏话咬我,说是狐狸精勾引我出去幽会呢。王司法一听,哈哈大笑,我成狐狸精了?巧仙,这你可就冤枉他了。不论啥事,都要调查清楚了再说,不能捕风捉影呀。巧仙这才知道确实是王司法打的电话,随即见风使舵说:王司法,得是你知道他爱打麻将,要收拾他呀?金虎,我就知道你娃迟早要招祸哩。王司法,你拿上个头号大扳子,给那号爱打麻将的人鼓劲鼓劲拧上几圈螺丝。王司法轻轻摇头说,我今日来,是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金虎一看王司法的脸色,就猜到王司法要说啥话了:八成是为我妈的事吧?王司法问金虎,你妈住果园你知道不?张金虎难为情地小声说知道。王司法又问:现在还在果园里?张金虎回答:前天我去叫,不见她人了。王司法一下提高了嗓门:金虎,你妈不见踪影,下落不清,生死不明,你倒像没事一般,我告诉你,你妈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既是你老舅肯放过你,我也不饶过你!你娃试火试火,我总要给你个“牛笼嘴尿不满”呢!你信不信?
  一见王司法变脸,巧仙觉得不对劲,立马转过舌头护男人:王司法,你别这
  么凶呀!住不住果园,是她自己要住的,又不是谁背她到果园去的。王司法驳她:
  你妈为啥要住果园?果园是别墅?嫌家里不舒服?你不与你妈吵架,她能住果
  园?可是巧仙并不买账,竟鼻一把泪一把的又哭又说,道出了原委:原来,巧仙
  把她打工挣来的1300元钱领回来后,就放在桌面上,去后院上了个厕所,出来
  后一看钱不见了,金虎去邻村装苹果车,家里就她和妈,又没来外人,难道是老
  鼠拉走了?谁偷去了?一句话,家贼难防呀!王司法问她,你说说,这家贼会是
  谁呢?巧仙言三语四,云里雾里说了一气,听她说的那意思,秃子头上的虱,明
  摆着的事,一定是她妈把钱拿去了。巧仙还又举例说了几件事,说她妈是身在曹
  营心在汉,吃里扒外,今日给女家拿针哩,明日给女家拿线哩,明里拿,暗里偷,
  我去他姑家,都发现几件赃物呢。丢失的这1300元钱,不用讲,又塞到她女儿
  的腰包里去了。
  王司法开导巧仙说,人说“丢物是实,冤枉人是虚”,钱不见了,你怎么就
  一口咬定是你妈偷给女儿了?你调查了解过没有?巧仙说:丢了钱,我心急得像猫抓,我这钱来的可不容易呀!我起早贪黑,东奔西忙,给人家拣辣子,包苹果,一身一身的出力流汗,下苦力气挣来的呀!打算给娃买衣服,忽一下就不见了,我能不心疼吗?谁偷了钱,明摆着的事,还用得着调查了解吗!
  就在王司法和巧仙说话当儿,金虎耷拉着脑袋蹲在一旁不言语,王司法拿眼
  角瞟了瞟金虎:金虎,你听听,你媳妇来这1300元钱多不容易!巧仙怀疑这钱是你妈偷去了,你说说,这钱是谁拿去了?金虎一听这话,打个激灵说:我说不清……我,我不知道,不知道!王司法黑下脸:为这1300元钱,你媳妇和你妈吵了嘴,气得你妈住进了果园,到现在不见踪影,可你还装模作样,你真沉得住气呀!金虎双手一摊说:我有啥办法?又不是我、我、我拿去的。王司法瞪大眼睛盯住金虎:看来你是撞不到南墙不回头啊!金虎,别装模作样了,我已经掌握了真实情况,那晚你输了钱,肚子又饿,回家找吃的,正巧你媳妇和你妈都不在屋里,你拿走钱又去打麻将,结果又输了,要宝旦还你钱,宝旦不给,你们还吵了一架,是不是这样?巧仙抓住金虎胳膊问:你不是说那晚去东村帮人装苹果车
  么?金虎无话可说,嘴里支吾我,我……一看金虎这神情,巧仙立马明白了,金
  虎,你,你哄我?原来钱是你偷去了!偷去打麻将了?你的良心叫狗吃了吗?
  金虎双手抱住头:巧仙,我错了,我也后悔得很,眼看着你和妈吵架,我干
  急又不敢说,输了钱,不敢承认,让妈背黑锅受委屈。妈——我对不起你呀!金
  虎望着天空哭喊一声跪下去,泣不成声。巧仙这时才知道了真相,也后悔冤屈了
  老妈,她更加把满肚子的怨气泼在金虎身上:金虎,这都是你害的我呀,我,我
  跟你不过了,咱离婚,马上离婚!王司法见状,及时顺毛抚摸安慰巧仙:你是个
  居家过日子的好媳妇,勤劳朴实,心直口快,丢了钱,你心疼,但不该随便猜疑
  是你妈偷去了。金虎,你偷拿媳妇的钱打麻将,惹得你媳妇和你妈吵架,气得你
  妈住进了果园,到现在还不见人影,看你闯了多大的祸呀!巧仙推了金虎一把:
  咱得赶紧把妈找回来。金虎龇牙咧嘴说:天都黑了,上哪儿找去?
  不料王司法哈哈笑了:想找你妈?这不难,你们跟我走。金虎两口子惊异:
  王司法,你知道我妈的下落?王司法不紧不慢说:前天我从这里过,听见果园有人哭,我问明了情况,就把你妈接到我家里,弄清了真相,这才来找你们的。走,赶紧去接你妈吧!   

  作者简介:
1.png
  吕松柏,男,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戏剧家协会会员,宝鸡市戏剧家协会理事。退休至今十余年来,发表小说、散文、故事近百万字,创作、上演、发表大戏10部,电影文学剧本3部。其中:九场传说剧《少女杨玉环》被评为宝鸡市剧本创作一等奖,并被推荐选送参加陕西省重点剧本研讨会,受到胡安忍、孙豹隐、王小康、雒社扬、丁科民等专家的高度好评。并在陕西省艺术研究院主办的《艺术界》杂志上全文发表,本剧还被中国剧本文学学会评为“戏剧中国”全国剧本创作潜力奖;创作的七场现代剧《喜铃》被评为宝鸡市剧本创作一等奖,由扶风县剧团投排上演,深受观众好评,被宝鸡市委宣传部、市扶贫开发办公室、市文旅局推荐扶贫攻坚宣传剧目在全市巡回上演50多场,陕西电视台《秦之声》录制本剧,并在陕西电视台播放全剧,本剧还被评选为陕西省第九届艺术节参演剧目,在九艺节上首场演出,本剧还被中国剧本文学创作学会评为“戏剧中国”全国剧本创作入围奖。《陕西日报》、《文化艺术报》、《宝鸡日报》、《三秦网》、《陕西市政网》等多家主流新闻媒体大篇幅图文并茂对《喜铃》一剧做过专题报道。
  监制:许衙评  编审:杨海卿  责编:韩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更多

客服中心

400-800-8888 周一至周日8:30-20:30 仅收市话费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