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小说《藏家》再现50年前“皇后之玺”发现往事

[复制链接]
2458 0
  “皇后之玺”是陕西历史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在考古界声名显赫,人尽皆知。然而,半个世纪以来,13岁农村少年孔忠良如何发现又无私捐献这一稀世珍宝的历史却鲜为人知。这些年来,作家许海涛用数十万字的新作《藏家:那些流传民间的收藏传奇》,再现了半个多世纪前维护国宝的往事,以及民间“跑家”搜寻散落民间的文化珍宝种种曲折动人的故事。昨日,《藏家》在秦汉新城大秦文明园秦文明会客厅举行了首发式,众多专家学者汇聚一堂,追寻着关于民间瑰宝的传奇故事。
1.jpg
  追寻民间故事就是追寻乡愁
  水渠里捡到的一枚白石头章子,怎么就成了国宝级文物“皇后之玺”?镌刻“游熙”二字的古剑,会是“杀神”白起的佩剑吗?神秘的太极石,隐藏着画家和鉴赏家怎样令人唏嘘的故事?1967年40元人民币买到的一把200多岁的斯特拉地瓦利小提琴,真的价值上千万美元?还有难以割舍的拴马桩、勘透人心的卷缸、较量眼力的今古名画、失而复得的白泽……许海涛新作《藏家》以五陵原为大背景,通过一线视角,把13个故事用世情小说的笔法,描摹“跑一线”的一物一人一事,揭示珍宝被发现、交易的细微、奇妙、曲折过程,透示跑家和藏家充满民间的寻宝智慧,讲述由寻宝、藏宝引发的传奇,兼具可读性和知识性。
  许海涛说:“散落在民间的一件件古董,都镌刻着一个个故事。这些故事就是历史,就是乡愁。跑家走村入户收古董,藏家坚守根脉和乡愁。藏家的故事,总能让我们穿过历史的沧桑,透过一件件遗存的实物,领悟生命的真正意义和生活的本真。我想留住历史的影子,想锁定乡愁,想通过一件件珍宝,向更多的人讲好故乡的故事。放大了来看,也就是向全世界讲好中国历史故事。”
  农村少年意外发现“皇后之玺”
  据了解,“皇后之玺”有2000多年历史,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最早的皇后印玺,在全国乃至全世界有着深厚、广泛的影响力。然而,自1968年“皇后之玺”被发现至今,仅有一些散点式的报道。为了还原当时发现“皇后之玺”的真实故事,作家许海涛于2018年夏与“皇后之玺”的发现者孔忠良深聊了三晚,然后用七天时间详细地记录了孔忠良52年前在汉高祖刘邦的长陵附近捡到宝贝的全过程。
  作为该书开篇之作《皇后之玺》的主人公,年已六旬的孔忠良现身新书首发仪式,声情并茂地讲述了他与“皇后之玺”那段不可思议的传奇故事。“许海涛拉着我,从狼家沟到娘娘庙,从娘娘庙到捡到皇后之玺的地方,从那儿又到长陵,到窑店街道,到渭河岸边,走了好几遍,问东有啥,西有啥,南有啥,北有啥……在这儿,我负责任地给大家说,捡到皇后之玺交给国家的全过程,今后就再别问我了,以许海涛写下的书为准!他写下的比我说的细!”
  许海涛介绍,《藏家》最大的亮点和看点是,首次以非虚构小说的形式再现了半个世纪前孔忠良捡到皇后之玺的全过程。孔忠良与“皇后之玺”的故事提升了《藏家》的高度和厚度,会带来更广泛的关注度,因为他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传奇。从跑家的角度来看,孔忠良让他更明白了坚守根脉和乡愁的意义。
  《藏家》拓展了小说题材新领域
  著名书评人韩浩月这样点评:许海涛专注民间收藏近三十年,经见、过手数万件民间古董老物,与数百位民间跑家和收藏家相交甚笃,可以说是“跑家里的作家,作家里的跑家”。许海涛笔下的人物不像蒲松龄笔下的人物那样“神神叨叨”,但有一点却是高度相似的,同样具备蒲松龄笔下人物的“民间性、传奇性以及性情化”。
2.jpg
  西北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鹏程评价《藏家》说:“许海涛的小说是记录市井寻宝的奇文,有文化、有民俗、有惊喜、有情怀、有感悟。作为一名热爱且痴狂老物件的跑家,作者以深重的责任感与使命感去讲述每件珍宝的前世今生,更努力去启发普通大众生发灵感;以亲历者、转述者、全观者等多种角度来讲述民间寻宝藏宝的传奇故事,求礼于野,求宝于民,纪实性、知识性与趣味性融而为一,以浓厚的生活气息与丰富的市井文化补充了大历史,表现出精湛的叙事艺术,开拓出小说题材的新领城。”
  陕西人民艺术剧院演员张茜则认为《藏家》不仅仅表现一件件藏品的传奇,更表现了生活的千姿百态,命运的跌宕起伏,人生的悲喜离合,特别有味道,特别有嚼头。
  秦汉新城党委副书记吴起指出,《藏家》的出版将更好地传播秦汉新城悠久灿烂的历史文化,扩大秦汉文化影响力。新城将加大对创作的扶持力度,积极搭建沟通服务平台,持续做好各项服务保障,推动新城文学创作迈上更高水平。
  监制:许衙评 编审:杨海卿 责编:韩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更多

客服中心

400-800-8888 周一至周日8:30-20:30 仅收市话费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