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从“厉行节约、反对浪费”中,寻找乡愁之歌

[复制链接]
1167 0
   文 /杭建新
   “俭则约,约则百善举行;侈则肆,肆则百恶俱纵。”出自清朝金缨《格言联璧·持躬》。意思是,节俭就会有节制,有节制则百善都会兴起;奢侈就会放肆,放肆则百恶都会爆发。
  
  **总书记近日多次强调要“厉行节约、反对浪费”,厉行节约不是个人私德,更是社会公德。这是一件事在全民、人人有责的节俭节约的传统美德。我们除了要认真领会总书记的用心良苦,要宣传教育,切实培养节约习惯,并要从自身做起,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就一定会把节俭之风写在生活点滴之间。
  
  对于我们70后来说,从小就接受着“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思想教育。而且那时候吃的是供应粮食,每人每月都是有标准的,家里人口多的,粮食是往往都不够的。记得是八十年代初,父母都在南郊农场工作,当时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还没有实行,农场还是集体制,父母每天都工作到很晚才收工,我就和二哥、姐姐外婆一直等着他们,这期间外婆会给我们几个讲故事。在昏暗的灯光下,我们都钻在被窝里,小手托着下巴,望着窗外的月光,等待着开门的咯吱声。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咯吱声响过,母亲端着一大碗香喷喷的猪肉炖粉条进来了。看到我们一个个小馋嘴样子,母亲一天的疲惫好像瞬间消失。她找来几个小碗,把饭分开,留给自己的很少很少,外婆也少会吃几口,说上年纪了,油水大的要少吃。我们几个则狼吞虎咽的,尤其是长长的粉条子,嗞溜一口吸进去,那种感觉,真的是一种享受啊。这时候,门咯吱一响,父亲进来了。父亲是农场的管理员兼场医,他要等所有工人打完饭后,等做饭师傅收拾停顿才会离开灶房。父亲知道母亲把饭基本上都分给我们,会把他碗里的肉、粉条子、黄米捞饭分给母亲吃,毕竟母亲干的是苦力活。我们的碗里不会剩下一粒米,真正的“光盘行动”,也饱含深情地充满了对父母亲的一种敬畏感。
  
  1992年我在渭南新兵连时,对于“厉行节约、反对浪费”自始至终是一个谜。不机灵的吃不饱、莫名其妙的惩罚训练、打骂现象时有发生。你一定会问,部队不是管饱吗?还会有体罚新兵现象?再说渭南当兵也算是本省当兵,怎么会有类似这样的事情发生。
  
  虽然我知道关中地区不缺少粮食,部队更不会,但每当去厕所时看见不远处的猪食槽里,到处都是白花花大米、吃剩的菜、厚墩墩的面片儿,馒头基本上是不会有。时间久了,饲养的猪好像都反胃了。这和当下“勤俭节约、铺张浪费”呈明显对比。
  
  作为一名从陕北来的新兵,我深深被这一幕震撼。我必须承认自己也曾端着厚墩墩的面片倒进猪食槽里,夹生、无味不用说,最主要是不敢多吃,随时就会有操练项目,比如爬战术、打擒敌拳、鸭子走路。新兵连最喜欢的一件事,其实就是周日不训练时,我们会轻松一些,会让教导队当勤务员的战友多打几个馒头,闲时在炉子上烤馒头吃,焦黄的馒头会联想到家的味道。
  
  新兵经过军事训练、政治学习、作风上进步,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转变为老兵,我也不例外。当我再次走进树园教导队时,反对浪费是我们几个炊事班老兵的共同心愿。一定要让新兵同志吃饱的前提下,想尽一切办法让他们吃好。我负责面案,经常和战友们在压面机上,把面条来回往薄压一点、撒点干面粉、刀切细点,下锅后多煮点,尽量不要夹生、黏在一块。再也没有当初训练强度大而且还吃不饱现象的发生,炊事班、队部也不另开小灶,这样既提高了部队的凝聚力也保证了粮食不被浪费。尤其对多打少吃倾倒剩饭的新战士,我们会让他们过来接受教育。也就是过来帮帮灶,和我们一起削土豆皮、洗菜叶、喂喂猪,完了在其班长面前表扬一下。这样一来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基本上杜绝了浪费粮食的现象。
  
  总书记说过“勤俭是我们的传家宝,什么时候都不能丢掉。”况且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这就是告诉我们节约粮食看似是日常生活中的小节,但全民节约意识能否树立,粮食生产方式能否转变,蕴含着现代文明理念,关系着国家现代化发展的奋斗目标能否实现。虽然我国是农业大国、人口大国,粮食安全这根弦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手中有粮、心中不慌”,我们一定要牢记这一真理。
  
  上年纪的人都懂得节俭,那是他们经历过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艰难岁月。生活中许多老年人会经常性吃剩饭、旧饭,舍不得倒掉,那也是从前早遭受过年成养成习惯,久了肠胃病比比皆是。其实,这样的节约,我们不赞成,毕竟剩饭剩菜对身体不好。那就要劝告她们,老年人饭量小,尽量少做点饭,吃得丰富点。记得二十年前,我曾在店塔草垛山那跟工做营生,有一晚上失手把一碗面条倒在灶房地上,我随即用筷子挑进碗里,领工的高哥过来让师傅再煮点面,我摇了摇头,把面条倒在笊篱上,在水龙头上冲洗干净,过去舀了一勺臊子,圪蹴在门口,那一刻我没有任何怨言想法。当若干年后,妻子对孩子们说起这件事,他们真的不能理解,也不会去多想。
  
  说实话,我从小起就养成了勤俭节约的习惯,懂得了粮食来之不易,许是与生具有了父母亲吃苦耐劳的精神,无论是在部队、外贸公司还是下岗后所经历过的工作及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能够默默地扛起责任,继续保持着艰苦朴素的情怀。
  
  总书记说过:幸福是奋斗出来的,我将珍惜生命中的每一次付出与收获,带着一份希望与执着,微笑地走向新的征程。
  
  杭建新,笔名陕北风情1973,陕西神木市人,军人出身,写诗、写散文。作品散见于《延河》《诗探索》《中国诗界》《红石峡》《陕西日报》《陕西工人报》《榆林日报》等。著有诗集《爱的温度》。现为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神木市作家协会会员。
 审核:杨海卿/编辑:韩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更多

客服中心

400-800-8888 周一至周日8:30-20:30 仅收市话费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