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市政网-《陕西市政杂志社》

  • 网站客服:029-33567925
  • 合作热线:029-32116066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01|回复: 0

难忘父亲的“扶风臊子面”

[复制链接]

411

主题

420

帖子

2576

积分

门户运营

Rank: 8Rank: 8

积分
2576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
韩军岐



   亲爱的朋友,你去过扶风吗?

   “扶风豪士天下奇,意气相倾山可移”这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曾留下的美好诗篇。
    扶风位于关中平原西部,以“辅助京师,以行风化”而得名。是宝鸡市的东大门,西周文化的发祥地,素有“周礼之乡”、“青铜器之乡”、“佛骨圣地”之美誉。名胜古迹,随处可见:“千载佛家圣地,万世人文经典”的法门寺驰名中外;贵妃故里—野河山生态景区风景秀丽;湿地公园—七星河景色如画;川流不息的渭河“百里画廊,十里花海”。历史文化底蕴积淀深厚:后稷教稼、班固治史、马援请缨、马融讲经、前秦女诗人苏慧织锦《璇玑图》等历史典故彪悍史册。
亲爱的朋友,你可吃过扶风的美食吗?扶风的臊子面更独具风味。
微信图片_20201018195356.jpg
    让我们先了解一下臊子面的来历,民间有着不同的美好传说。主要有三种传说,一则:相传周文王年幼,父母俱亡,一直靠嫂嫂抚养成人。有一次出征,中途遇到瓢泼大雨,风寒入骨,服过百药不见起色,数日卧床不起,嫂子得知后亲自下橱,为文王擀制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文王吃的大汗淋漓,精神焕发,后为纪念嫂嫂遂取名“嫂子面”。二则:在西周时期,有一条恶龙兴风作孽,伤害百姓。一天,周文王之子周武王正带兵巡查,碰巧遇见了这条恶龙大肆伤害百姓,武王命令士兵列队,举箭齐发,击毙恶龙。为了庆贺,以表吉祥。令军中伙夫抬来一口大锅,将切成小块的龙肉炒炒,由于肉少兵多,只能给每人在碗里放少许臊子,结果使面条倍增美味。三则:臊子面是在唐代“长命面”的基础上发展变化而来的。《猗觉寮杂记》上说:“唐人生日多俱汤饼,世所谓‘长命面’者也。”唐代诗人刘禹锡有诗云:“余为座上客,举箸食汤饼。”面条一类的食品,在唐代称作“汤饼”。刘诗中提及的汤饼”,就是“长命面”。它是唐朝时款待客人的佳点。相传,苏东坡在陕西为官时,特别喜食这种面条,并写下了对它的赞美诗句:“剩欲去为汤饼客,却愁错写弄獐书。”关于“长命面”所以会改称“臊子面”的事,民间流传着一个故事:在很久以前,周原有户人家娶了一个美貌、聪明、勤快、伶俐的媳妇。新媳妇到婆家的第二天,为全家做了一餐面条,一家人食后无不称赞面条滑爽鲜美。后来,她的小叔考中了官职,请同窗好友到家作客,便请嫂子为大家做最拿手的面条款待客人,大家吃后都赞不绝口。从此,“嫂子面”就出名了。因为这种“嫂子面”上必须加臊子为浇头。所以人们也把它称作“臊子面”。
    从儿时起,臊子面就根植在我心灵的深处。特别是父亲做的清香浓郁,色美味正的臊子面至今令我难以忘怀,已成为我记忆中最璀璨绚丽的一页。
我的父亲是一位厨师,远近出名。在那经济匮乏的年代,每逢过年,才能吃上一顿可口的臊子面。
    每逢大年三十日上午,父亲、母亲就忙乎开了。父亲系上黑色的围裙,把前两天割好的肉放进盆子里,浸泡、洗净,然后,把肉放在案板上,弯着腰切成1厘米见方的小块。母亲拉开风箱烧锅,父亲给锅里倒上半碗油,油热后,放入葱丝,姜丝,等油在锅里噼里啪啦响起,把切好的小方块肉倒入锅里,随着“刺啦”一声,一股热气,腾空而起。随后,母亲又改成麦草火,等肉发白时,放入干的红辣椒,放入五香粉,翻炒均匀,撒入适量调料。十几分钟后,加大火,倒入自家酿好的醋,然后,小火煮十几分钟,香气便弥漫整个厨房、院落。此过程叫揽臊子。母亲便叫来我们兄弟姐妹,给每人一块小骨头,我们便狼吞虎咽般地啃起来,嬉笑着,满脸沾满发亮的油渍,嘴巴吃得很响。觉得父亲揽好的臊子实在是太好吃了。
    趁锅热,父亲便炸起豆腐来,将整块的豆腐切成手掌大的薄片,放进滚烫的油锅中,等黄生生的豆腐片漂浮起来,再用筷子打捞起,小山似的金黄色、亮晶晶的豆腐片一叠叠垒起放在笼屉上,这是臊子面的漂菜。
    将事先切好的蒜苗,红萝卜,木耳、倒进锅里,一会儿,底汤菜便炒好了。
    揽臊子,炸豆腐,炒底汤菜,这是做臊子面的前期准备工作。下午母亲舀半盆子面,倒半碗水,搅匀,等半小时后,面醒了,在压面机上压上三遍,切成细面,一尺来长一把,收放在簸箕里。
    大年初一清早,五点钟左右,父母亲便悄悄起床了。母亲点火,从水缸中舀了一大锅水,拉起凤箱烧锅了。水沸腾后,父亲往后锅里舀些水,放下盐、醋、味精等调料,舀一勺臊子,两勺底汤菜,把事先炸好的豆腐切成细条,把手指粗的大白葱切成粉末状,当做漂菜。再往翻滚的前锅中,下一把面,煮几分钟后,把面条捞到盆子凉水中,用筷子把细长的煮熟的面条捞进碗中,浇上一勺子汤,一碗碗清香四溢的臊子面便做好了。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我们被吵醒了,一碗碗香喷喷的臊子面放在厨房窗台上,我们兄弟姐妹津津有味地争着吃。
    记得我结婚时,在腊月二十六。寒冬时节,北风凛冽。父亲亲自掌勺,为的是让客人吃好吃饱。烧锅、下面、捞面、调汤、浇汤、揣碗,全是父亲领着干。在院子搭好棚子,摆上十来张圆饭桌,一桌即一席,安排利索的人看席口,既要保证每碗面尽可能“色、味、香”俱全,又要让面上得快,不间断,让客人不要等得太久。父亲说,吃臊子面,“醋到出头”、“汤要汪”。安排让年长的客人,重要的客人(婚事主要是娘家人)先吃。刚上面或吃的过程中,家里人不停地询问客人:“尝着没有?味道咋样?”根据客人的反映或表情不断地调理汤味。面碗汤上面都漂一层黄生生的熟油(熟过的大油、熟过的菜子油),一眼望不到底,臊子面,不管臊子多少,油一定要汪,不然,唯恐对客人不热情。由于油放得多,面很少,往往使吃面的人和端面的人,都搞不清是汤碗、还是面碗,有时,端面的人就错把面碗当成汤碗端回去了。有经验的人,还是能分出来的,一是看“漂花”多少,二是看碗边有无吃过的痕迹。最直接的办法,当然是用筷子捞一下。娘家的客人吃了父亲亲手做的扶风臊子面,满脸笑容,频频点头。
    父亲的臊子面厨艺在县城是出了名的,有人订婚、结婚、丧事,常请父亲去。
一次,邻村的一个小伙订婚。女方是乾县的,当时是媒人介绍的,女方一家骑自行车来了,走了四十多里路。姑娘从自行车下来,顿时,脸色煞白,呕吐不止。男方一见,颇为不高兴,男方父亲有点不愿意,责怪媒人。媒人感到很尴尬。父亲在一旁说:“吃点扶风臊子面,压压心,就会好的”。说完,父亲开始做起臊子面来。不一会儿,九碗一大盘臊子面便端上来了。姑娘吃了三碗臊子面,头上冒出一层冷汗,十几分钟后,脸色就红润了,也不呕吐了。一家人高高兴兴地订了婚。姑娘一家人吃了扶风臊子面,回家后逢人便说,扶风臊子面真好吃,还有特殊功效呢!那姑娘名叫秀华,今年52岁了,现在还对乡亲们说:“多亏扶风的臊子面,要不然,我还不一定做扶风的媳妇哩!”
    还有一次,村里的一位八十三岁高龄的三婆病了好几月了。人卧床不起,脸色苍白,两眼深陷,目光呆滞,颧骨很高,瘦削不堪,看来快奄奄一息了。每天只喝半碗水,六天六夜没有进一口食。儿女们已准备三婆后事,把三婆请在床上,为她穿好寿衣。儿女们轮流守候,老人家两眼发直,不肯咽气,一家人着急地没有办法。为了减少三婆病痛的折磨,儿女们请来阴阳先生,烧了好多纸钱;叫来十几个念经的,诵经一天,让三婆快快去西天。所有能想的办法都用尽了,还是无济于事。突然,三婆的小女儿说:“妈一定还挂念谁?”,儿女们面面相觑,相互扫视,亲人们都到齐了,到底她老人家还牵挂谁呢?大女儿想了想,突然说:“妈一辈子最爱吃咱扶风的臊子面,莫非临走时还惦记再吃一点”。在旁的兄弟姐妹恍然大悟,点头称是。说罢,家里人赶忙做了一顿臊子面,给老人喂了几口,三婆摇摇头,不吃了。说来也真奇怪:不一会儿,三婆眼皮一闭,头一耷拉,喉咙呼哧一声,咽气了。三婆驾鹤升天了,众儿女忙跪倒,哭成一片。
    这些关于扶风臊子面的故事是父亲亲口讲给我们的。父亲去世已经三十多年了,母亲已过三年了,我再也吃不到父亲做的扶风臊子面了,那味儿,那情那景我一直揣在怀里,永远珍藏在记忆的最深处。
    现在我们生活富裕、经济条件好转了,几乎天天可以吃到臊子面,天天几乎像过年。
    扶风的臊子面之所以好吃,一来,扶风气候偏凉,昼夜温差大,生长小麦时间长,出面粉率高,面筋多;二来汤和臊子、底汤菜做得讲究。改革开放以来,扶风人经过不断加工提升,以“薄、劲、光、煎、稀、汪、酸、香”等特点的臊子面俗称“一口香”脱颖而出。店铺已遍布全国各地,现已成为扶风响当当的名片。
    朋友,欢迎你到扶风来做客,你观赏了扶风无限的美景,领略了扶风厚重的历史文化,不妨尝尝扶风的臊子面吧,你一定会饱满口福,余味绕梁,三日不绝,热情好客的扶风人民做的扶风臊子面令你口舌生津,垂涎三尺,回味无穷!流连忘返!
(责编 许衙评)


作者简介
微信图片_20201018195426.jpg
    韩军岐,男,陕西扶风县人。中共党员,大专文化,出生于1967年,现任牛家社区干部。宝鸡市作家协会会员、扶风作家协会副秘书长、西府文学社会员、宝鸡市杂文散文家协会会员、陕西市政网通讯员。有百余篇散文、诗歌发表于网络媒体。多次荣获各种奖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