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市政网-《陕西市政杂志社》

  • 网站客服:029-33567925
  • 合作热线:029-32116066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09|回复: 0

我的“肖大”随想曲

[复制链接]

1302

主题

1302

帖子

2011

积分

门户主编

Rank: 8Rank: 8

积分
2011
发表于 2020-7-30 17:4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王德华

    大约五个多月前,十多个大学同学周至水街相聚,坚定信心这样商榷:下一次大范围聚会,凡健在的能联系上的尽可能都争取来,时间放在在秋季。考虑教师节、中秋节、特别是盛大的70周年国庆节几个因素,聚会日期选在了9月20号这个“空档”。
说来也巧,进入九月中旬,连绵秋雨下个不停,眼看着聚会之日临近,这样再下去会不会受到影响?正当筹备组成员犯愁之时,这一天天气放晴了,秦都咸阳,蓝天白云,艳阳高照,伴着和煦的秋风,飘香的桂花一阵阵沁人心脾,更有几位同学不远千里,有的虽在省内,毕业几十年后也未曾谋面,今日一到场,握手,拥抱,有说有笑,大家高兴的心情、亲热的场面非同一般。
的确,这是个黄道吉日,聚会第二天高班长面对大家在总结里说这个时间是之前我选的,抬举我能掐会算,倒不如说是吉人自有天相。其实把空前规模的聚会定在这一天是杨班长与筹备组同学首肯后作出决定的。
    这天下午是个周末,乘着国庆跟前热烈的气氛,30多位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终于团圆了,从入校门起,转眼已经40个年头,相聚在万斌同学主政的启迪中学,笑逐颜开,无所不谈。特别是晚上的节目自编自演,不拘一格,忘记了年龄,忘记了时间 ,图的就是尽兴,想必那天晚上有许多人夜不能寐,高兴之余感慨万端。
前奏曲:40年相聚有惊喜
    当年的校园里如今是个啥样子,大家在猜测与期盼中,不知是朱湘小弟还是哪位同学提议,去当年的母校看看,于是一呼百应,一个字“好”,再一个字“走”。
这一去可不得了,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得大家在微信群里发酵了十多天,天天温度不降,初心不改,怀旧之情跃然纸上,个个文思泉涌,有的还禁不住诗兴大发。
回忆令人年轻,我们这一代人,常思门前之过,常怀感恩之心。几十年走过很不容易,在穿衣发布票、吃饭靠粮票的年代,能考上大学(虽为大专,但大家都称呼大学)预示着,把一生的问题都解决了。工作能分配,在校还有十几元(一般工作人员的工资也不过几十元)的生活补贴。知恩必报,知足常乐是我们这代人宝贵的天性。记得刚拿到入学通知书,不但家里父母高兴得不得了,邻家三姑四叔也很荣幸似的,面带笑容加以祝贺:“这下娃把嘴放进国库里,把手伸到国家馍笼里了”。
    21日上午,阳光充足,秋高气爽。校车,估计在座的从小谁也没坐过;如同乘上巡洋舰般威风凛凛开向母校,个个好像年轻了几十岁,一路上欣赏咸阳与西咸新区的发展景色,想象着当年生活三年的母校变化有多大,假如没人居住,茅草长得半人高,假如,一个个担心的事情会接踵而来。
这些担忧是早了。这里已经是咸阳市工业创新科技孵化基地,“快看,门房,医务室、水塔都还在。”大家一进门就十分激动。两排当年的宿舍楼已经装修一新,教室成了车间,当年的餐厅里陈列着许多电器产品。有工人来往居住,加上讲解员不厌其烦的讲解,门卫师傅热情地留言“以后有时间就过来”,总算没有悲观失望。很快,大家不约而同上楼去,分别来到当年自己居住的宿舍里东瞧瞧西看看,有的40年前的铁架子床还在,禁不住用手摸摸,屁股坐坐。还纷纷拿起手机,在这里留下了珍贵的镜头。
肖家村,这个中国地图上难以找到,对于咸阳人来说也是个很不起眼的地方,原属于渭城区正阳乡,现在已经归属西咸新区秦汉新城了。几十亩地大的校园,沧桑40年,旧貌换新颜。这就是我们当年前求学读书的地方。谁能想象这是一所大学所在地,咸阳师专中文科(理科在周至县亚柏镇)。四个库房做教室,学生与部分老师住在两栋三层楼房,其余拖家带口的老师与校领导住在两排低矮的厦子房里,四副篮球杆,几个单双杠,几个羽毛球场,一个餐厅,构成这所学校的全部家当。把大学办在了村庄里,过去延安抗大时期、后来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教学点确实不少,而在改革开放的初期十分少见。然而大家在这里毕竟生活了整整三个春夏秋冬。
    幻想曲:肖大的来历不简单
    人们叫它“肖大”,反而把学校全名忘在在脑后,就像面对一个很熟很熟的朋友,只记得小名一样,反而更亲切。这个多少带点讽刺意味比较怪异的中国独一无二的大学称呼,想必其来源同学们的体验是殊途同归。
那个时候人们与外界的通讯联络主要是书信来往,信封右下方地址比较长,“肖家村”就成了尾款,大家感受基本一致是,把这个地址寄给任何人他们会想到什么呢?首先寄信者就犯心虚,有谁会理解大学的地址竟然在村里?因而自己就调侃起来,你问我们是哪家大学,对于自己人就说是肖家村大学,干脆就简称“肖大”。
久而久之,“肖大”的桂冠牢牢戴在这所学校里了。记得考上肖大不久,我开始回到家乡,人问“上的啥学校”,我不好意思,不想说咸阳师专,因为同属于一个村上的同学虽考的不多,但人家都是西安,甚至外地一些大城市,咱考的是家门口的学校,所以就简单一些吧,由于说话底气不足,声音略带模糊,回答比较简洁,谁知提问的人竟然这样反馈:“哦,四川,四川大学好”。师专听成了“四川”,有多少高兴只有自己心里知道。
    奏鸣曲:难忘你呀,我心中永远的“肖大
    其实我们的学校全称叫陕西师范大学咸阳专修科,后来改为咸阳师范专科学校,是比较早的大专学校。
地域偏僻,条件异常简陋,但没有挡得住热情为人师表的教风与孜孜矻矻吃苦钻研的学风,和善友好,亲如家人的师生关系。
40年后,我们的脑海里没有忘记老师们个个为人师表朴素的形象,梁慎思,一副高度近视镜下的满脸串联胡子,其现代汉语“猪油炒菜’,经先生说的十分拗口,没有一点香味,但在大家心目中不失一个好人。张世安的魏晋文学联系实际,其直率坦荡、愤世嫉俗再无二人,于坚的乡音不改,梅咏老师政治经济学一上讲台离不开“两把斧子一只羊”的口头禅,张东辉课堂上一路高音,滔滔不绝,40多分钟准时到点就下课的硬功夫,还有很多很多老师,其教态其教风在我们的心里留下很深印象。
    那个时候,同学们思想单纯,生活简朴,学习用功,且大多数来自农村,省吃俭用,生活更为淳朴。清晰记得,每天上午最后一节课的后十多分钟肯定上不好,肚子咕咕叫,下课铃声一响,就有性急的一路小跑跑到饭厅去排队,等着同伴将一摞摞碗筷从教室外宿舍外窗台上抱着来,碗筷上课前早就在这里准备好了。
吃米饭一般饭量大的肯定要带个拖车,就像许多人吃羊肉泡一样,大碗带一个小碗。平时吃面条二两三两,如果遇到米饭就肯定翻番,至少四两八两“不过岗”,因为一周最多只能吃上一两次。
    学校餐厅只有打饭的窗口和长长的队伍,却没有就餐座位,大家就在饭堂外席地而围,最为惬意的是同宿舍或者平时走得近的将自己打来的饭菜摆在一起进行“会餐”,边谝边吃。记得我不爱吃肉,大凡三毛钱一碗的光头炒肉片,基本上肉都让同学吃了,不吃肉为什么还要买肉菜,岂不是打肿脸充胖子。那个年月, 说实在的虽然咱是农村娃,家庭经济拮据,可还要顾面子,因为咱不能让人家知道自己的水平顿顿都是白菜炖粉条呀。
饭后去渭河边散步,是一天最为放松的时间。我们清一色的爷们,当然也羡慕偶尔看见男女异性同学在一起压马路。
至今,还有几个难忘的事时刻萦绕脑际如在眼前。
    第一个是恶作剧----
    我们刚进校门不几天,就遇上了可怕的事情,那就是为了对付学校较差的伙食供应,集体罢灶,科主任与-辅导员上楼来崔大家下去用餐,大家你看着我我盯着你,就是没人去,等老师走了,有谁还撂了一句“谁下去吃饭就是……”,有几个正往下走的同学马上又返了回来。这是受了上一届学长的鼓动与挑唆的结果。我没有一点准备,事后才知道有许多同学提前一天把蒸馍囤起来了,人家是不吃早上饭的罢灶,咱竟然成了什么都不吃的绝食。
一天没进食,肚子咕咕叫,到了晚上,我便跑到宋老师菜地里偷摘几个西红柿来充饥,可谁知在灯地下一看都是青的。这里地形比较熟悉原因是,曾经帮过老师担水浇菜,时至今日,宋老师赤着上身,担粪尿浇菜地的情景不时地闪现在眼前。
    第二件事,成老师帮我们“偷吃禁果”
    年轻的成玉芳老师对学生特别热心,她给大家讲的当代文学,当讲到对于电影武训传的批判时,大家要求看看电影。程老师费了好大劲,千方百计才从打入冷宫的片库里将电影拷贝借了出来,那天晚上趁着夜深人静,大家蹑手蹑脚排着队,不敢出大声在肖家村街道附近一个剧场里一饱眼福。成老师帮我们“偷吃禁果”,不是她,那个时候真不知它的“毒草”究竟在哪里?总之为了学生她不惜一切,有点女汉子脾气。可惜走的太早,毕业后听到她遭遇车祸的信息,我不禁潸然泪下,这样一个好人,爱生如子的好老师就这样匆匆走了,哎,车祸猛于虎呀。
    第三件事情是大家快要毕业了,在户县艰苦实习一个月。实习期间,住的是户县体育场运动员训练铺,十分潮湿,那个时候时兴四个兜的黄军衣,我趁着阳光洗了搭在外边,第二天起来发现有人“替我收了”,没啥穿了,就和万斌小弟每人掏出十元钱伙食费买了一件粗呢子上衣,穿着周正,很威风的。这时候倒霉的心情总算才有点好受。
父亲是解放前戎马倥偬的老八路,曾经参加过延安大生产运动,解放后在生产队里啥农活都难不住,但斗大的汉字不识一麻袋,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子女都有文化有出息,我们姊妹三人,姐姐年长没有赶上,妹妹和我,为了学有所成,母亲没少操心,父亲没少跑路。记得那时候,听说我考上了,他老人家在村上社员的“烧火”下准备要花钱请演一场电影,被我和母亲阻挡了。
母亲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来上等棉花,一针一针亲自缝制了几天,做成一床崭新的被褥,在学校三年我只是拆洗后,在乐明大姐等众同学帮助下,重新缝成,后来毕业在乡下教书,我还一直铺盖着。
    开学第一天父亲亲自送我来到肖家村,记得买的延安手表,比起时兴的上海牌要便宜很多。这块表虽然不知在哪里,但他永远和父亲一样牢牢地刻在了我的心上。
我的祖祖辈辈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我的大学梦在这里得以实现,后来顺利走向学校教师、工厂干部和报社记者岗位,人生发生了转变。感谢你呀,我心中永不磨灭的“肖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