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市政网

  • 网站客服:029-33567925
  • 合作热线:029-32116066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87|回复: 0

《论语》之中,君子之重

[复制链接]

73

主题

73

帖子

174

积分

新手

Rank: 1

积分
174
发表于 2020-5-15 08:5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论语》之中,君子之重
  宋《鹤林玉露》中载,北宋开国名相赵普,曾止读半部论语,而其才可治天下。遂世传“半部《论语》治天下”之佳话。《论语》作为儒生们的圣典,在漫长的时间长河里既能启发真知,又能启迪后人。子曰:“诗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不同于《诗经》,《论语》教授的是一种儒家哲学,小到修身而齐家,大到治国平天下。
   我在读《论语》的时候经常思考:孔夫子及其弟子所称颂的所谓“君子”,究竟具有一些什么样的品质?而一谈起古之君子,恐怕大家心中立刻想起的是那群淡泊名利、寄情山水、视名利如粪土的士大夫,如“不为五斗米折腰”陶渊明。也或许是那些“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儒士,就如孟子所说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简而言之,一般人的印象里,君子就是有风骨,有文化的人。
但我想谈谈的是君子性格应有中的另一面,“君子之重”。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在这句话里,孔夫子说,君子如果不庄重,就不能保持威严,因此他学习到的东西就无法巩固。在我看来,庄重之意并非所谓的摆架子,即面目庄重而内心不纯。例如部分伪君子就喜欢将庄重范围刻意扩大化,时时刻刻都做作不堪,落入古板虚伪之流——这并非儒家或者君子原本自然的形象。追本溯源,这种现象在北宋理学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十分明显了——宋哲宗元祐元年,丞相司马光去世,著名的理学家程颐负责主办丧事。那天正逢太庙大典。朝中大臣在太庙唱完歌,听过奏乐大典后,一同去吊祭司马光,程颐在门口加以阻止,理由是《论语》有“子于是日哭,则不歌”句。大名鼎鼎的学士苏子瞻站出来反驳:《论语》是说哭则不歌,又不是歌则不哭。大家都深以为然,于是在苏轼的带领下进入司马光家中吊祭。按当时风俗,司马光的诸子应出来招待客人,程颐却立马禁止他们出来,原因是古礼的规定与此不同,作为孝子,应当悲伤得无法见人。这被苏轼知道了,就当众嘲笑程颐:“伊川可谓糟糠鄙俚叔孙通”,引得众人哄堂大笑。
  同样为理学家,程颢的行为就显得更加自然,又不失君子之风。有一次,兄弟俩应朋友邀请参加宴席,按照北宋文人的时尚,其中一般会有妓女陪酒。程颢对妓女视若无物,正常地吃饭喝酒。程颐却对此非常不满,离席而去。事后,程颐拿这件事责难程颢,程颢却不紧不慢地说:“昨日席上有妓,我心中无妓;今日室中无妓,你心中有妓。”程颐听了无以反驳,默默退出。由此可以看出,程颐已经具有了一些“走过场”的“装模作样”,何况再经历百年后逐渐僵化的理学家们。古板虚伪影响了君子的真正形象,作为明清部分士大夫剪影的《儒林外史》中此等现象犹甚。那么孔子所说的、君子应有真正的“庄重”到底应该如何去描述?就笔者浅薄的一点感想来看,庄重所意应有三重,曰“郑重、尊重、自重”。
郑重
   儒家强调“信义”。孔子就曾说过“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作为儒家道德集合体的君子必定也是要重信的——这便涉及到了“君子之重”中的“郑重”。顾名思义,“君子”必定是一个郑重于承诺,言出必行的人。但君子绝不只是重视承诺,这份郑重更应该要传递到重视自己诚心所做的每一件事上:
如子夏曾经说过 “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在万般接下品,唯有读书高的那个时代。读书人的地位和农工商自然是不同的,因而能让读书人诚心做的事是什么呢?“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用大诗人杜甫的话来说,想来无非是“出仕”了。另一方面,儒家伦理下的士子对父母的服侍也是十分重视的——或许,古代士子真正诚心的事情便只有“事父母,事君”了。由此可知,作为一个君子,两者都应该要竭尽全力,甚至“致其身”。这就是说,儒家的君子也必定是一个有担当,郑重其事的人。居当今之世,再考量这份郑重,大概也就是一种拼搏奋斗,竭力追求正确理想的精神吧。
我们也可以想一想在生活中那些对理想有着执着追求的人,在谈论到其相关领域时,身上往往散发着强大的气场,让人莫名的慑服。虽然孔子也说过“巧言令色,鲜矣仁”,就我愚见认为,孔夫子说的是那些做正事也仍旧嬉皮笑脸,办事只知道巧言令色的人,并不是一味反对幽默和风趣。相反的,我接触过的许多位优秀的老师和教授,都令我印象十分深刻——他们莫不是平日和蔼可亲,也能与我们玩笑;但是一旦涉及到知识、教育,就无不是面容肃穆,庄重严谨,散发出强大气场的了。也正是这份郑重,才令作为学生后辈的我们不自觉地去信服,去领悟。
尊重
   《叶问2》中有一个经典的画面:叶问在面对外国拳击手龙卷风的嘲讽时,郑重地说:“中国人点香不只是为了计算时间,它包含着一种中国人的谦逊”。
在中国古代,烧香主要是为了祭祀,于是很多人就因此对传统文化和儒学产生了误解,认为古代传统文化是迷信的、盲目尊重的、束缚个人自由的。然而事实并不完全如此:中国人祭祀的“鬼神”到底是何物呢?《论语》载:子曰:“聪慧正派谓之神”。这就规定了中国人的“神格”——大量“聪慧正派”之先贤圣人,大儒名将可以受到人们的祭祀——这其中包含的是中国人对大自然的尊重敬畏、对于前贤先人功绩的尊重认可、对前辈智慧的尊重继承(也正如著名的物理学家牛顿所说的那句,他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一样,是谦虚而智慧的),这体现了中国人的谦逊,不同于一部分现代人只是学习了西方学识中的只言片语,就去拾人牙慧、以之“怼”天“怼”地的盲目自信。
  中国人这种谦逊品格并非是长年的东南季风刮来的,而是传统文化与儒学的几千年沉淀,逐渐内化为中国人文化基因的明证。我以为的“君子之重”的尊重便是如此,具有“谦逊”与“智慧”。
  进一步地说,君子的谦逊具体该如何描述?依某愚见,首先,君子首先尊重的便是“学识”,即“道”。正所谓“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君子追求的是“道”,但是他以一种虔诚的心去经营学习“本”。这正是君子谦逊,尊重学识的一种体现。于今天来讲,这就叫打好基础。而那些好高骛远,夸耀学识的人,他们并未做到尊重学识,只是把学识当做一种求名求利、显示自己的工具而已。
  事实上,儒士们对于先学的尊重也是来源于对学识的尊重。“三人行,则必有我师焉”这是一种尊重先学的精神,但又有“择其善者而从之”,面对先学,君子最强烈的愿望便是把他们的学识汲取到自己身上。所以说君子对前辈们的敬仰来源于对学识的尊重——也正是这份尊重,让我们不会把学识用到邪恶的、不正当的途径中,具有强有力的社会约束力。
   其次,君子也是一个懂得尊重他人的人。孔子曾经说“君子去仁,恶呼成名?”说明君子成名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他的“仁”。认为“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而孟子所言“仁也者,人也”。我认为,“仁”便是一种人本思想,有着这种思想的君子能够尊重他人,所以才会成名,为人所称道。
那么君子的尊重又应该如何体现呢?这便涉及到孔子一直所强调的“礼”了。他说“人而不仁,如礼何”。这一方面说明了心中有仁,礼才能名副其实,不会显得虚伪。另一方面,这也证明了“礼”是体现“仁”一种重要方式。所以孔子所说的重礼,无论是“富而好礼”还是“君使臣以礼”,都是仁心的一种闪耀,是孔子在告诫我们要去懂得尊重他人。有子所说的“礼之用,和为贵”,也正是在这一方面告诉我们:只要我们懂得互相尊重了,人与人之间就会更加和谐。
自重
  “无友不如己者”这句话,一直以来颇多纷争。令很多人对孔子、对儒家有着些许偏见——既然君子是一个“泛爱众”的人,是一个“仁”人,在“三人行必有我师”的先决条件下,为什么又要说“无友不如己者”呢?那是因为,我们对此处的“友”有着一定的误解:这里的“友”并不是指我们今天所说的“泛泛之交”,“萍水相逢”之辈。而应当是志同道合,有所增益之友。在这个背景下,“不如己”并不是指的技术上的、具体才能上的比不上,而是人格上的、品质上的缺陷,即上文说的无“郑重”、“尊重”的品质。
   从这个角度看,从内心来说,君子应该是一个“高傲”的人,是一个自重的人。他不屑于和那些道德、学识上不正的人深交。他的朋友必定是能够和他探讨“大道”的人,正所谓“德不孤,必有邻”。孔子也曾说过,君子厌恶“称人之恶者,居下流而讪上者,勇而无礼者,果敢而窒者”。这些人道德上有缺陷,做不到尊重他人和郑重其事的人。君子也就会拒绝这种朋友,这就是我们常说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郑重,尊重,自重”三者合一方为“庄重”。“郑重”令人信服,“尊重”使人折服,“自重”才显威严。郑重其事的人才能散发出强大的自信,让人不自觉地去信服,譬如拿破仑,他总是以强大的自信去鼓舞部下、以谨慎的部署去赢得胜利;懂得尊重的人才能获得人们的拥护,才能使他人折服,例如孔子盛名诸国,依然徒步拜望并谦虚地向老子求教,这也是使他成为流芳千古的至圣先师的优秀品质。“自重”的人能够体现出自己人格上的高贵,如至今为人称道的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从而开辟出田园诗歌的一方天地——懂得如此之庄重,君子才能够获天地大势所认可,携煌煌之势,而显君子之重。
(责任编辑  刘子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