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市政网

  • 网站客服:029-33567925
  • 合作热线:029-32116066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379|回复: 0

张昆杂文/散文

[复制链接]

5463

主题

5477

帖子

4680

积分

巡检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680
发表于 2020-2-12 13:3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摊主(二则)
文/张昆
  
  繁华街区里有一家卖袜子的小店,由于袜子的质量好而吸引了许多回头客。加之口口相传,小店的名气见长,我周围的许多家庭孩子买的全棉运动袜,几乎全部出自此店。
  
  前些天又要给孩子买袜子了,径直去找这家店。可是在这家门店的原址上走了几个来回,竟然找不到那个小店了!犹豫之间,不确定的感受,袜店好像被一家化妆品取代了。生意那么好为什么不干呢?我正纳闷,忽然看见门店前面有几个袜子摊,一名男子正在往上摆各种袜子,再看那男子也很像小店的老板,我想可能店面的成本高,老板不愿意租了。于是到他的袜摊上,边挑袜子边问道:“你是原来开袜店的老板吧?”他看了我一眼,说“不是”,接着喊来了一个人,指着我说:“他找xxx,”于是那人领着我往里走到了一家门店,这时我才看清是原来的袜店搬到了这里。
  
  在埋怨袜店老板搬地方后没有明显标志的同时,我对前面摆摊的摊主赞赏有加。就连带我过来的人也告诉他说:是前面卖袜子的xxx让我带他来的,言外之意那人很够意思!因为他完全可以含糊其辞的嗯一声,我就会顺其自然的买他的东西,对于小本买卖,每一笔生意都很重要!或是一句敷衍的话,也就把人打发走了。但他没有那样做。
  
  我们常常碰见的是同行为了一己私利而互相诋毁对方。而他以朴实的行为,恪守着商家的职业道德,打破了“同行是冤家”这个魔咒,让我对其人品肃然起敬。买完袜子出来,我特意走到那位中年男子的袜摊处,向他表示感谢。他只是憨厚的笑笑,简单的说了句“没啥”。
  
  一滴水可以反射出太阳的光辉,人的品格可以决定事业的成败。愿他的生意越来越好。
  
  每个“小人物”传递的正能量,提升了社会的整体素质。这是我们迈向国际大舞台所必须的!
  
人不可貌相
  
  时间长了,养成一个习惯——喜欢揣摩人。饭店里吃饭,会下意识地猜测都是些干什么工作的:一群人开会,也会揣摩台上台下的各等心事;一伙人聊天,也会从人家的对话里感觉到微妙关系,这纯属自己跟自己玩儿的单机游戏。一般来说,准确率八九不离十。
  
  其实“人不可貌相”是句很老的话了,妇孺皆知。与“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类似的还有一句,知人知面不知心。但中国谚语往往是辩证的,有黑就有白,所以也有截然相反的表达,比如人靠衣裳马靠鞍,或者,相由心生。确实,大多数人在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凭外貌判断一个人的:此人很俗气,此人很滑头,此人没文化,此人很风骚……或者干脆认为,此人跟自己完全不搭界,永远不可能说到一块儿去,等等。
  
  一次坐公交车,车上人不多,坐在我前面的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女子A,穿着倒还整齐,但是和现在社会上的打扮比起来,还是有点过时,人靠衣裳马靠鞍的心态,让我猜想,她定是公司一般小职员。这时,上来了另一个女子B,一看就知道认识:“咦!A姐,怎么你也坐公交车,”A女子:“这几天下雨,积水多,开车不方便”,两人聊了起来,从言语间听出,A女子投资某商场,月入几十万,正准备进军另一家大型商场,A女子谈吐清晰、语气温和,眼神坚定,给人一种不容辩解但又让人心服口服的感觉,她的眼睛极其吸引人,不夸张的说,是在放光,和初见她时判若两人。
  
  我们往往爱以貌取人,以衣识人,但事实上,外在的一切往往是不靠谱的。你看了一眼得出的判断,和你看了N眼,更或者你与他交谈后得出的判断,会有很大出入,你会发现外貌后面还有另一个他。而这“出入”,便成了我的收藏。
  南麂岛的碧海蓝天

  
  记不得是第几次站在西安火车站通亮的大厅里了,再一次义无反顾地走在路上,去追寻梦中的香格里拉。理想和现实总是那么难以兼顾,那些将理想与现实牢牢抓在手心的人,无疑得到了上帝的眷顾。而我却总是游弋于两者之间,不断行走,以追求内心平静。一路丢弃又一路拾获欲望和理想。
  
  初夏的光阴里总是免不了对大海的幻想,南麂岛便在这时闯入了我的心房。它的金沙碧海,异峰雅洞让人无法自拔。照片中的碧海晴天更是将我一步步地指引到了那个恍若隔世的世外小岛。
  
  南麂岛位于温州平阳县鳌江口外30海里的东海海面上。刚上小岛,只见片片小岛在金色的海面上乘风破浪,海鸥在远处若隐若现的山林周围盘旋,渔家星星点点的白色房子,好似一幅碧海仙山。我们沿着海边的盘山路,直奔沙滩。在去南麂岛之前,便听闻那里堪称中国的“贝藻王国”,天然浴场的沙质,更是国内惟一的贝壳沙,又细又软。一踏进大沙岙的沙滩,大家便急切地扔掉鞋子,纵情的奔向大海。海水好蓝啊,沙滩好软啊,我们任由自己在沙滩上奔跑、欢笑。时而在沙滩上写下爱人的名字,任海水轻轻地冲刷;时而对着大海的另一边大声喊话,仿佛向大海诉说爱情的海誓山盟;时而又安静地坐在躺椅上,静静地听着海水拍打礁石的声音。玩累了,我们收拾行囊来到沙滩边的草地上,扎营安家。伴着海鸟的叫声以及刚刚下肚的海鲜大餐弥留的香味,静静地睡去。
  
  咦,天亮了,我一个激灵从帐篷里坐起来,拉开帐篷,眼前的景象让我震惊。对面山头上一大片红火的早霞云彩正在轻轻地游走,远方的天和地都暗了下去,霞光和天空相映成趣,周围的山体建筑都成了黑色的影,可是轮廓却格外清晰。我激动地叫醒同伴,大家纷纷拿出相机,支好三脚架,“咔嚓,咔嚓”的快门声此起彼伏。也许是经历了一夜的大雨,老天给我们的恩赐吧。时隔一会儿,刚刚还微蓝的天空,开始完全透亮了。我们大喜,早早约上了司机,来到了岛上最著名的景点,三盘尾景区。海岛的天然草坪,奇岩怪礁异石,让人浮想联翩的自然壁画,以及美丽而古朴的渔村便在此处。
  
  三盘尾的礁石非常漂亮,坐在上面,眼眺大海,抛开喧闹,会莫名地感受到海洋的楚楚动人。大家静静地坐在礁石上,看海、看天、看云……远方,白云在慢慢的漂游,不一会儿遮住了太阳,倾刻间阳光从云朵的空隙处直射下来,无数道光束坚定的洒向海面,多么似曾相识的景象。耳畔突然想起音乐大师EricSerra在《Thebigblue》中的经典之作,这是一部获得多项恺撒奖的法国影片,中文译名“碧海蓝天”,眼前的景象不由自主地把我带入了那宛如海洋般深邃的空间。主人公Jean-MarcBarr生来就是属于海洋的,他的眼睛清澈、温暖、明亮,第一次见面便把RosannaArquette深深吸引。然而,他终究是属于海洋的。尘世中的一切,女人、孩子、亲人都不可能成为他拒绝回归的理由。他更像是一个美人鱼,来岸上喘了口气,给世人一场精彩的游水表演,而后回归属于他的海。影片的最后一个镜头,海豚召唤着他,他伸手去碰触家人,却够不到。于是,他看着手中的连着船只,连着尘世的绳索,笑笑,便轻轻松开,和海豚一起游向了大海深处。
  
  影片中的主人公在理想与现实之间选择了理想,这世上总有些东西令人敬畏。弹指一挥间,光阴悄然逝去,感慨“逝者如斯夫”的同时,理想的阳光常被一种莫名的“郁闷”遮挡了半边。每当我背起行囊再次踏上行程时,耳边总会有个声音在轻诉:哪里才是终点。其实本没有终点,我愿用脚去丈量每一寸土地,在现实间寻找理想。每一次的旅行更会令我如同修伯里笔下的小王子,简单纯粹,偶尔阳光,偶尔阵雨,时光如浮云,散落如岛屿罢。
  
芙蓉国里尽朝晖

  说到湘西,人们或许首先想到的就是《乌龙山剿匪记》及《血色湘西》等影视作品中展现的风土人情。神秘似乎就是其天然标签。“可是慢慢的看吧。对湘西下断语太早了一点不相宜”,沈从文先生早就这样写道。
  
  桃花源里可种田
  
  落英缤纷、芳草鲜美的桃花源,是武陵渔人偶然碰上。那里的人们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怡然自得。亿万年前的汪洋大海,造就了武陵源风景区如今让人叹为观止的奇峰、怪石、幽谷、秀水、溶洞。
  
  山是眉峰聚,水是眼波横。沿着蜿蜒十余公里的金鞭溪,一直走到索溪谷。著名的喀斯特溶洞——黄龙洞位于此处,所谓鬼斧神工莫过如此。其中的钟乳石的“定海神针”1亿元的保费,不失为营销的成功案例。紧挨着索溪谷的天子山风景区,隶属于桑植县。作为开国十大元帅之一贺龙的家乡,桑植建有贺龙公园,当中塑有元帅及其心爱的战马雕像,以此致敬与追思战火纷飞的峥嵘岁月。
  
  高峡出平湖的美景,就在宝峰湖。叠彩峰岭,群峰倒映溪间。山上珍稀树种珙桐,以及遍布于溪水之中俗称“娃娃鱼”的大鲵等,无不述说武陵源的神奇与美丽。即使陶令不知何处去,桃花源里可种田,亦可安居乐业。
  
  边城蕴藉今安在
  
  在某种意义上,正是沈从文的星斗其文,让人们知道湘西边城的存在。满清入主中原时,派遣戍卒驻扎此地。遗留的众多城堡,为当年屯兵所需。在这座孤城的高处,还可依稀遥想角鼓火把传送军情的场景。
  
  小城四周,分布着几百座苗寨,正是武侠小说中的“苗疆”。苗人放盅的传说,辰州符的信奉者,皆与此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实际上这基本属于外来者的误读与过度诠释。
  
  这个原先叫做“镇竿”、后来改称“凤凰”的小城,与中国任何一个地方一样,耕读被视为传家之宝与立身之本。远至清末湖南巡抚陈宝箴(曾任凤凰厅道台)、人称“熊凤凰”的民国总理熊希龄,近到作家沈从文、画家黄永玉从此处走出,也是自然不过。
  
  一般来说,城镇大多依水而建,水路交通便捷兼能满足日常生活所需。凤凰小城也不例外,为沱江而环绕,其两岸的吊脚楼,风情万种。不过,许是受旅游大开发的误导,商业气氛浓得化不开。天一擦黑,灯火通明,游人如织,酒吧的音乐震耳欲聋。
  
  “现在还有许多人生活在那个城市里,我却常常生活在那个小城过去给我的印象里”。沈从文的话,似乎就是今天凤凰的注脚。
  
一双眼睛(二题)
文/张昆

  在成长的过程中,你一定会发现,你做一件事,会有一双眼睛看着你,伴随你成长,那双眼睛,如同天上的星星,目不转睛的盯着你,一刻不停。有时你会厌倦,会郁闷,但你知道吗?那是把你带到世界的人,给你生命的人,因为这双眼睛,无论什么事情,你最先想到的不是你自己,而是这双眼睛,那是彼此间无形的牵挂……
  
  成长在这个世上,我们怎么走,怎么长,多多少少会碰壁,那是难免的,也是必要的,在幼童的时候,我们跌倒了,会哭,那双眼睛会流露出心疼的目光,伸出温暖的双手,将你抱起,为你拍净身上的土,然后紧紧拥入自己怀中。那一刻,幸福传递在彼此间。逐渐长大后,你会在放学后和小伙伴趴在地上玩弹球抑或坐在树上逮虫子,全然不知远处一双眼睛看着你,一种担心在心头……那个人,他每天推着车子重复着,等候着自己的宝贝。成长中一定有过,因为贪玩,拿着考试成绩不敢直视那双眼睛,但你知道吗,那双眼睛更多的是伤心,也许不在表情,而在内心。从那时起,你一定学着坚强,因为这双眼睛,学会努力。懂得什么是奋斗。
  
  成人了,工作的过程中难免有不愉快,有迷茫,但你只要回头看,总会发现那双眼睛还在看你,依旧充满信心,给你温暖与关怀。在你难过的时候会给你打电话,而你会哭,小声的,不想让他听见,那是你对他的爱和依赖。
  
  有一天,你会有爱的另一半,有自己的家,有孩子,那时,回头看,那双眼睛仍在看你,充满爱的在看你,看着这个家,那时,你明白了,这是责任,你所做的一切是为这双眼睛,是为你所看的一切,为了这些,你更加卖力,只为心中的眼睛……
  
  有一天,那个人会去天堂,但不是不再看你,而是在天上,永远看着你,守护你……
  
心是不会长皱纹的
  
  我们生活的世界真的非常奇妙,也存在一些奇妙的现象,比如皱纹,有的事物会有,有些就不会。
  
  每个人从出生那天开始,就在慢慢长大,逐渐变得成熟,直至衰老,脸上,身上的皱纹也会慢慢的变多,但是你有没有发觉,在我们自身这个变老的过程中,亲情,友情,同事情,战友情等等伴随整个人生的各类情感却似美酒,愈来愈浓烈厚重,这个时候,人是长皱纹的,感情却没有。
  
  一篇好的文章,一首难忘的歌谣,一段感人的故事,一部经典的著作,随着时间的前行,纸张会发黄变旧,声音会失真,故事和著作没有新意了,但是,那些经典却感动着一代又一代的我们,这个时候,纸张和磁带是长皱纹的,经典却没有。
  
  一棵树木,在风雨中茁壮成长,它的年轮一圈圈的增加,但是每一季的花朵和果实却往往让我们忘记了它的年龄,但是它的苍老却已经慢慢藏在了心中,这个时候,树是长皱纹的,奉献却没有。
  
  就像现在,我们的眼角,额头也已经悄悄的爬满了皱纹,但是我们做过的工作,所付出的努力却记载在了每一天的日程中,这个时候,我们是长皱纹的,工作却没有。
  
  人生在世,经历的事情那么多,烦恼也很多,何必去计较那些苦恼,何不面向大海,春暖花开,为这个美丽的世界创造价值,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想那千年前的李冰,他督造的都姜堰,虽不是世界八大奇迹那么耀眼,却是历史不可小觑的杰作。这个时候,李冰是长皱纹的,都姜堰却没有。
  
  我读不懂达尔文的《物种进化论》,更不相信世界上存在所谓的造物主和神,但是我相信自己,我们的面容和身体会变老,但是我们的心呢,追求的心,奋斗的心是不会长皱纹的。
  
  (作者为中国实力派书画家协会会员、媒体联盟时代名家陕西版主编、中华风采人物全媒体艺术顾问/编委、提多书院文学部部长/文学院士、意不尽传媒中心网理事/副主编、望月文学杂志特约作家/编委、陕西市政全媒体特邀编辑、《细鳞河》报编委)
  
  作者简介:
  
  张昆感悟:生活中好景处处都在,不要因为点滴的不如意就一叶障目,拥有发现美的心灵,原来美好就在这里。
  
  张昆,笔名虎燮,1981年5月31日出生,陕西省西安市人,大学文化,现为陕西西安一家国有机械厂普通职员,负责单位宣传策划工作,业务爱好写作。同时也兼任中国实力派书画家协会会员、媒体联盟时代名家陕西版主编、中华风采人物全媒体艺术顾问/编委、提多书院文学部部长/文学院士、意不尽传媒中心网理事/副主编、望月文学杂志特约作家/编委、陕西市政全媒体特邀编辑、《细鳞河》报编委职务。从1998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为止,已发表作品数百篇。其中,部分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