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市政网

  • 网站客服:029-33567925
  • 合作热线:029-32116066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44|回复: 0

娶亲路上换新娘(小小说)

[复制链接]

869

主题

869

帖子

225

积分

运营

Rank: 8Rank: 8

积分
225
发表于 2019-10-10 09:5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张朝钧

  孟兰在位子上睡了一大觉,卖票姑娘“清水湾到了”的喊声,才叫醒了她。她睁开眼睛往窗外一瞅,这分明还在城里,哪里是什么清水湾呀?她离开娘家,一晃十好几年了,故乡的贫穷是永远不会忘掉的记忆。她时不时都有要回去看看的念头,男人、孩子和拿在手上的项目,就像绳子一样绑住她,叫她动弹不得。侄儿接媳妇儿,就是天上下锥子,也挡不住她了。下了车,大楼门口“清水湾村委员会”的牌子,才让她定了心。
  “老板您好,我帮您拿好吗?”孟兰刚刚站稳,一个小孩猛子杵到了面前,右手举过头顶,掌心正对着她,她记得这是队礼。她一愣,小的时候见陌生人也是这样的,可开口叫人老板,这会是清水湾的娃娃吗?
  “小兄弟,这是清水湾吗?”“是呀,到我们这儿的老板可多了,给清水湾架桥、修路、盖大楼、开工厂,还给我们小费。”“小费,什么小费?”“老板,你连这个都不晓得呀!我们带别的老板去见村支书,他们都要给我们服务费,十块二十块还有一百的呢。”“哦,这个......”孟兰很意外,城里孩子都还不至于这样呢。她走近小孩拍了拍他的肩头。她对小孩说自己是来走亲戚的,小孩也不无意外的“哦”了一声,转身一溜烟跑走了。
  孟兰的娘家在清水湾何家大院,何家大院是一个村子。爹妈每年收完庄稼,都要离开村子到省城去看她,拿的毛栗、核桃、木耳和香菇,总能叫她尝到往年的味道。他们满口温润的土话,也总要勾起印在她脑门子里那片绿油油的土地和那道清亮亮的河湾。此时,她走过一排排新盖的楼房,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去何家大院的路口。奇了怪了,遇到的人个个都是生面孔,问他们话时,都是冷冷的、淡淡的。
  清水河架起了大桥,过了桥就是何家大院了。她远远看见娘家的屋檐下站了好多人。刚上桥,几个娃娃一连声喊着“姑姑”风跑过来,拉的拉衣袖,拽的拽裤腿,到底是亲人,虽没见过面,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了无比的亲热劲儿。
  “姑姑,我要红包。”一个小不点抬起头眼巴巴地望着孟兰。孟兰弯下腰,把她抱了起来。“小家伙,你要红包干啥呀?”“红包有钱,我要买好东西。”“那你要问新郎新娘要啊。”“不,我妈妈说,姑姑也会给我们大大的红包。”“姑姑忘了带红包。这样,我给你们每人一张红版,比红包里的钱多多了。”
  孟兰放下小不点,拉开提包。这时,村子里一位姑娘低着头走过来,孟兰看见她眼圈红红的,而且觉得很眼熟。一个大些的女孩子伏在她的耳旁小声说“姑姑,那是我们以前的燕子婶婶,他们家穷,叔叔嫌弃她,在县城重找了一个有钱的婶婶,不要她了。好几回,我看见她在河边上哭嘴。”孟兰听了,不由自主地长叹了一声。
  爸妈把她接到道场边,早到的亲戚都来陪着她拉家常。一个老表突然问道:“表姐,你一个月挣多少钱啊?”“嗯......不多,我们工薪族,饿不死,吃不饱,只够平常的用度。”“都说城里钱好挣啊,住在城里的人都是有钱人。”“也不见得,城里人有很多也不是很富裕。”此时,大嫂叫吃饭,笑嘻嘻的说:“你们这些人成天把钱挂在嘴上,不说钱就没得话了呀!”。吃饭的时候,她见孟浪这个明天的新郎官,并没有要当新郎的兴奋。吃过饭,总管宣布了大家的分工和职责,孟兰担任“引亲”,职责是接新娘子。
  天黑下来了,大家各忙各的,孟兰得空到河堤上走走。瘦得只有二指宽的月牙儿弯在当空,钢蓝的天空像用湿毛巾擦过一样,绿色的山坡隐在暮色里显出很无耐的样子,依在河堤边的河水,跳动着银色的波纹。不远处的建筑工地上传来沉闷的电器声和隐隐约约的吆喝声,那些已经建成的楼房像晃动的黑色幽灵。孟兰发现前边有个人影,直觉告诉她那是燕子,等赶到跟前时,果然不出所料。她和燕子聊了很久,因为燕子在省城善瑞养生坊做过料理员,她是养生坊的铁杆用户,她们曾经见过,所以一直没有离开养生的话题。她非常支持燕子回家创业,并且答应帮忙筹集资金,无疑她的心已经被燕子俘获了。她从燕子身上品尝到了家乡的味道,这味道在这个渐渐开放的乡村里慢慢消失了。她们都小心翼翼地避开了爱情婚姻的话题,但这个话题却让两个人都一夜无眠。
  第二天,孟兰同乡村一起醒了,绿的山坡精神焕发,白的楼房神采奕奕。大概是喜事的喜气撵走了困意,她坐在头辆婚车里,兴致勃勃地观赏着沿途的景色,她心里赞叹道:世上最美是故乡。
  车停在县城的一座单元楼下,楼口的一个“喜”字,营造了一点喜庆氛围。孟兰他们下车、上楼、进屋、交接礼盒,一切按老规矩进行。然后介绍亲戚、坐下、喝茶、攀谈,屋里并不热闹,新郎直接进了房里。过了不大一会儿,从一个房子里出来的新娘子的父母阴沉着脸。他们推开了另一间房子,里面的吵架声如雷贯耳。”没有礼金钱还想结婚,白日做梦去吧” “没有就是没有,不结就不结。”只听扑通一声,孟浪被推倒在房门外,扔出的婚纱搭在了准备进门的两个老人身上。孟兰扶起孟浪,也进了那间房子。过了半个钟头,孟兰出来,屋里不见了孟浪,她叫了一起来接亲的人下楼寻找。
  “......到清水镇门口,我们马上回来。你叫我表哥骑摩托车送你。嗯,嗯,你现在不要问好不好。”孟浪在楼下打电话,他看见了姑姑,收起电话。“姑,我们回去。” “这怎么行,我打电话让你姑父送钱过来。” “姑,不用了,我们回去想办法。” “你留在县上,哄着媳妇到民政局把证办了” “不,都回,县民政局在镇上有服务大厅,体检、照相、办证一条龙,不用在县上。” “都走不太好吧?” “姑,别管那么多了。” “那我上去说一声。”
  孟兰上楼下楼不到两分钟,脸色铁青地上了车。几辆车一阵风似的开走了,不到四十多分钟就到了清河镇。孟兰远远看见燕子站在镇政府门口。孟浪急匆匆跑过去,燕子递给他一包东西转身要走,他一把拉住了她。两个人一起来到孟兰跟前。 “姑,这是我向燕子借的一万块钱,请你到商店给我买一件婚纱和几斤喜糖。” “不是买的有吗,在县上。” “那件不好,重买。我和燕子到镇上找人借钱。你们在这儿等啊。”
  孟兰买好东西,在车里等了足足两个钟头。他们出来了,燕子眼圈是红的,脸蛋也是红的,手上还拿着红本子, 孟兰明白了。婚车队很快上了清水湾大桥。鞭炮响过,接亲队伍进了何家大院,孟兰说头晕,要留在车上。过了一会儿,大院里传来典礼的吆喝。突然身后传来刺耳的刹车声,她在后视镜里看到了一辆红色出租车,一位个儿高挑的女孩下车呆呆立了十数分钟,之后上车、倒车、风驰电掣般的开走了。
  孟兰缓缓下车,望着灯火通明的何家大院,闭着眼在心里说道:故乡啊,你怎么永远是我心里的痛啊?

责编:陈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