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陕西市政网 首页 文苑艺海 查看内容

西安北郊草滩走出了开国功臣

2018-1-12 16:38| 发布者: 春暖花开| 查看: 63| 评论: 0

摘要: 西安北郊草滩走出了开国功臣---追记我的叔父、原广州军区42军125师师长朱永山 西安草滩变化万千,昔日茅屋早已不见,开国功臣驾鹤西去,绵绵思念萦绕心田! 在由陕西省西安市草滩镇志编纂委员会1996年12月编纂出 ...
西安北郊草滩走出了开国功臣
---追记我的叔父、原广州军区42军125师师长朱永山

    西安草滩变化万千,昔日茅屋早已不见,开国功臣驾鹤西去,绵绵思念萦绕心田!
    在由陕西省西安市草滩镇志编纂委员会1996年12月编纂出版的《草滩镇志》中,我亲爱的叔父、开国功臣、原广州军区42军125师师长朱永山,被列为草滩镇重要的社会名人名列前茅,并收录了我叔父身穿军装、佩戴上校军衔所拍摄的半身照片。《草滩镇志》对我叔父的介绍是“朱永山,男,汉族,东兴隆村人,1920年11月生,1938年10月参加革命,上校军衔,历任营长、团长、旅长、师长等职。曾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中屡立战功,负伤多次。”
    因在战争年代多次负伤,被评为二等残疾军人,积劳成疾,我的叔父朱永山可惜英年早逝,年仅43岁便永别了亲人们及众多的战友成为“革命烈士”,现安息于广州市银河革命烈士陵园。
    离家十三年  信息才回还
    星移斗转,岁月沧桑,我如今已是古稀之年的老翁了!但只要我看到珍藏在我家的叔父朱永山的“革命军人证明书”,久久凝视着《草滩镇志》上我叔父朱永山那慈祥和蔼的面容,抚摸着已有67年历史且纸张已泛黄的这张革命军人证明书,我依然感到心情格外激动!不由得既为草滩镇能走出我叔父朱永山这样的曾经为共和国的国土安全和中国人民的和平安宁奉献了青春年华以致生命的开国功臣而无比自豪!更为正值中年便因伤病辞世的叔父而扼腕叹息!
    我的叔父朱永山在参加革命之前的名字叫朱照鸿,参军后改成了朱永山。我的父亲叫朱照德,父亲的兄弟姐妹们共有八人,其中三男五女,叔父朱永山是最小的一个。1938年10月,正在西安市一所中学读书的叔父朱永山,接受了革命教育,当年便从设在西安市七贤庄的八路军办事处参加了抗日队伍北上延安,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
    在我的记忆中,叔父朱永山自1938年10月离开家乡投身革命后,在残酷的战争年代里,担心敌对势力报复加害亲属,为了不连累家乡的亲人们,叔父朱永山音讯全无,一直未与家乡亲人们进行联系。当时我家的所有人对外也都是一口咬定,说叔父朱永山出了远门去做生意。直到13年后的1951年1 月的一天,西安草滩镇领导亲自送来了这张“革命军人证明书”,我们全家人才获悉了叔父朱永山的信息,得知叔父朱永山已是42军126师377团团长,当时正在抗美援朝前线带领部队英勇作战抗击侵略者。
    联系上叔父朱永山之后慢慢获悉,当叔父与战友们即将出发赴朝作战前夕,考虑到战争的残酷性,叔父和所在部队的战友们,于1950年10月1日,每个人都领到了由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兼中南军区司令员林彪、政治委员罗荣桓、邓子恢、谭政、政治部主任陶铸联合签名颁发的“革命军人证明书”。叔父当时领到的是第363530号“革命军人证明书”。上面印有这样的字样:“兹有朱永山同志系1938年10月参加人民解放军,现在42军126师377团司令部工作,其家属得按人民政府军属优待条例享受军属荣誉与优待。”部队首长要求将这个证明寄回家去,以备一旦光荣献身于朝鲜战场,其家属也好有个证明和念想。由于我父亲朱照德当时已是我们这个家庭的家长,于是,这个证明书的收件人就写了我父亲的名字。
    首次返故里 仍住茅草屋
    1953年9月,阔别家乡15年之久的叔父朱永山,第一次回到了西安市草滩镇东兴隆村探亲,我也是平生第一次见到了长辈们平日里经常念叨提起的叔父朱永山。虽说叔父那次回乡探亲距今已经过去了整整64年!但由于多年来家里长辈们及年长的哥嫂们时常说起那年那月难以忘怀的往事,因而叔父第一次回乡探亲的点点滴滴,已永久地铭刻在我的心里。
    当天叔父回来时,省上有关部门特地安排了当时最好的高级黑色小卧车送叔父回乡探亲。与叔父同行的还有两名挎着盒子枪的警卫员。叔父和两名警卫员均穿着军装,并打着裹腿,风尘仆仆,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刚从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下来。按说当时完全可以将汽车开到我家门口后叔父再下车,但叔父却在离我家还有四五里路的草滩镇退水渠的桥头就下了车,叔父一路上向在地头干活的乡亲、过路的乡亲主动打着招呼问好,碰到发小或者长辈,更是停下脚步,亲热地嘘寒问暖热情交谈。其平易近人、谦逊和蔼、不摆官架子、热情对待乡亲的可亲可敬风貌,受到了四邻八舍父老乡亲的交口称誉。
    当时我的家还是用在河滩地割回的蒲草苫盖遮雨的茅草屋,居住条件仍然非常艰苦!而首次返回故里探亲的叔父朱永山,也住在了这样的茅草屋里。
    回到家里后,叔父又先后拜访看望了同辈的8个兄弟姐妹及一些亲戚,并详详细细地询问了解了我们这一辈孩子们的学习情况,殷切叮嘱我们这些孩子们一定要尊老敬老,好学上进,艰苦朴素,做人要有诚信,要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努力学习,争当对国家对社会有贡献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当时仅有12岁的表哥王志奇,悄悄缠着叔父的警卫员索要子弹壳玩耍。警卫员拗不过顽皮的孩子,便身背着我的表哥去了村外空旷无人地段,朝天打了几枪,我的表哥急不可耐地连忙伸手去抓蹦到地上的子弹壳,没想到滚烫的子弹壳瞬间便烫得表哥的手心起了泡。回家后叔父知道了这件事,一边心疼得连忙给表哥进行紧急处置,一边批评警卫员说:“小孩子不知道刚从枪膛里蹦出来的子弹壳有多烫,你是个当兵的怎么就忽视了这个问题呢?”说得警卫员一连声地承认错误。
    二次来探亲 房成“金镶玉”
    1958年7月,叔父朱永山第二次回乡探亲时,由于家里的经济条件略有好转,房子也翻盖成了当地人戏说的“金镶玉”。所谓的“金镶玉”,就是用蒲草和小瓦交错苫盖在屋顶,铺一绺蒲草,接着压一行小瓦,看上去黄里有青,青里有黄,当地人就把这种房子叫着“金镶玉”,其遮风挡雨的实际效果,比原来那种茅草屋要好得多。
    回到家里放下行囊,便戴上草帽,扛起农具,与乡亲们一起下地去干农活。乡亲们见叔父身上有伤病,都劝叔父回去休息。但叔父却说,草滩镇出产的五谷杂粮养大了他,他难得回来一趟,与乡亲们一起干干活为家乡建设出出力也是应该的。此次回家探亲,除了看望亲戚,叔父一有时间,便下地与乡亲们一起干农活,让乡亲们真切地感受到叔父这个军队上的大官,却没有一点儿官架子,确实保持了淳朴勤劳的农家子弟良好品行。
    再次回草滩 已变大瓦房
    1962年5月,叔父朱永山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回乡探亲,我家的房屋也由原来的“金镶玉”翻新盖成了大瓦房,房屋的前面墙及左右墙与后墙的底部,均用砖块砌垒,上半部分再砌上关中农村那个年代常见的胡基,房顶上全铺上了一色的红瓦,居住条件明显得到了改善。
    但可惜叔父当时身体上的战伤已经有了综合症的症状,亟须治疗,于是,省上有关部门便安排叔父住在了西安市人民大厦便于就近治疗。时任陕西省军区司令员的黄经耀、时任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的何侠等领导同志,都是我叔父朱永山的老战友。听说我叔父朱永山回到西安治病养伤,便到叔父下榻的西安市人民大厦去看望叙旧。
    叔父得知我的表哥王志奇已经报了名准备参军后,非常高兴,特地派人将我的表哥王志奇接到了身边,亲切鼓励他到了部队上一定要好好干。当表哥王志奇表示想到叔父身边当兵的愿望后,叔父则勉励我的这个表哥还是要服从当年征兵工作的统一安排,组织上让到那里去当兵,就应该高高兴兴地服从组织安排,千万不可挑三拣四。表哥听了叔父的教导之后,便愉快地前往新疆部队去服现役,并在部队上做出了可喜的成绩。
    当叔父在与我的另一位当了教师的表哥王来京交谈时,则一再叮嘱我这个表哥一定要踏踏实实完成好教师的本职工作,善待学生,回到家里后务必要孝敬父母,关心侍候好父母的衣食住行,给自己的学生当好奉养父母的表率。而我当时也多次去西安市人民大厦看望叔父和婶娘王彤庭。有时太晚了就留宿在人民大厦,多次聆听了叔父和婶娘的教诲。我的婶娘也是抗战时期参加革命的老军人老干部,曾担任过42军卫校政委,1955年转业,享受副厅级待遇。当时我和家人无不盼望叔父和婶娘能够在西安多住一些日子,也好让叔父尽可能治愈身上的战伤。但由于当时我国东南沿海局势吃紧,叔父所在部队发来了紧急归队电报。叔父接到电报,立刻带着未能来得及彻底治愈的战伤离开西安,前往部队投入备战。此次西安一别,我万万没有想到,竟与可亲可敬的叔父朱永山成了永诀!
    后来,我与两位亲属还专程前往武汉叔父所在部队去探望过一次,但可惜叔父当时又奉命去了南京的一所部队高等院校深造学习。此行未能见上叔父的面,婶娘王彤庭接待招呼了我们。当时也没考虑到应该赶往南京去看望看望叔父,便返回了西安。后来每每想起这件事,心里总会自责难受,后悔未能去南京见上叔父最后一面!
    叔父朱永山的女儿、也是我的堂妹莉莉,近些年在她的博客里,代表无数个开国功臣的儿女们,满怀深情地吟诵了这样的诗句:“我们的父亲,革命的先辈,大多数是贫苦出身,生长在农村大地,大多数是农民的儿子,大多是穷人的子弟,之所以扛枪革命,就是为了穷苦百姓的吃饭穿衣,就是为了天下穷苦的父母和姐妹兄弟,让天下劳苦大众得解放,让天下劳苦大众欢天喜地。这是我们的父亲,跟党走的最简单朴素的革命道理。”
    “我们的父亲,从参加革命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就已经把脑袋别在了裤腰带里。战火纷飞,枪林弹雨,硝烟弥漫,腥风血雨,他们多少次负伤倒地,就多少次顽强的站起。多少次血染征衣,远视就是一面面飞舞的战旗。掩埋了战友的遗体,把眼泪流在心里,在冲锋的军号中,您们奋力冲向顽敌,或堵抢眼,或炸坦克,或在弹尽粮绝的时候,把刺刀狠狠插入敌人的胸膛里。我们的父亲,为了党的伟大事业,为了新中国的创立,您们受过多少伤,您们流过多少血,还有多少弹头弹片,留在了您们钢铁般的躯体里。您曾指着身上的疤痕对儿女们说,这是战争给军人颁发的最好的纪念章,也是军人最崇高的荣誉。战争的风雨,把我们的父亲洗礼。战争的考验,让我们的父亲顶天立地。生与死的锻造,让我们的父亲更加刚强。血与火的淬炼,让我们的父亲更加坚毅。”
    堂妹莉莉的这些诗句,的确也说出了我的心里话!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发展和西安城市建设的需要,如今的西安草滩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别说什么茅草屋、“金镶玉”早已无处可寻、就连我家的大瓦房也在前几年按照市政建设的统一安排而拆除了,在我家原来的庄基地上,现在已经盖起了30多层各项生活设施齐全的居民安置楼,近来我家及老邻居们都在准备回迁住高楼。我想叔父那些革命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勇敢奋战的目的,不就是想让广大人民群众过上丰衣足食的好日子嘛!叔父听到了乡亲们的日子越来越好的喜讯,应该可以含笑九泉了。而对于我珍藏的叔父朱永山这张“革命军人证明书”,我更是非常珍爱。我经常对我的子孙们说,要把这张“革命军人证明书”永久地保存下去,以激励子孙后代更好地热爱祖国,珍惜先辈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和平幸福生活,勇于为祖国建设和国防需要去奉献自己的一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3538642906|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设为首页  

广告热线:13759706633举报电话:029-33336104法律顾问:咸阳市渭城区文汇法律事务所 梁宏选 律师

备案信息:陕ICP备17013269号Copyright 2017 陕西市政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咸阳在线 X3.2© 2001-2016 陕西市政杂志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