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查看: 1683|回复: 0

见一讲咸阳人的故事---魏老根

[复制链接]

1278

主题

1287

帖子

410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103
发表于 2017-9-12 11:3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魏老根

作者:见一

001372d8a153164ac75b02.JPG


   “什么,你赔了几百万,还不算零头?我信!”
    望着铮铮的北原汉子,在我面前低下了头,我无言了。
    二00四年以后的几年里,咸阳人的文化生活中添了两个人,一个是刘老根,一个是魏老根。很多人以为,先有刘老根后有魏老根。刘老根是影视剧里的人物,是小品演员赵本山的杰作,魏老根是土生土长的咸阳人。其实,了解内情的都知道,魏老根起名在前,《刘老根》的播放在后;影视剧里的刘老根正热,生活中的魏老根正火。一个外地人到咸阳寻找魏老根,探究他是不是影视剧里的刘老根。有人回答,魏老根是不是刘老根不好说,但魏老根很出名。问在哪儿能找到他,回答:
    “找吧,魏老根快把咸阳搅翻哩!”
    还有一个咸阳人也在寻找魏老根,找了几十年。他就是魏兴。魏兴出生在咸阳北原的北杜镇。北杜镇在历史上出过两个人物,一个是为母亲祈福,从紫禁城贪回一座铁塔的明朝太监杜茂;铁塔浑然一体,国内独一无二,至今还耸立在镇中心的庙前。一个是做过满清的台湾总兵,赚回康熙一块褒匾的殷化行。他的后人众多,匾却没看住,文革时移到了老咸阳的安国寺;至今还未要回。
    魏兴的父亲是抗战老兵,有文化,会说段子。母亲是一个秀气的女人,大家闺秀,善于蒸花馍;捏出的花猫馍吓跑过寻香的老鼠。她爱“说口口”,例如说石榴:
    隔子里隔子外,隔子里面种红菜。
    又想吃又想卖,又想送人又想戴。
    ——喜爱人哩!
    腊月二十三,父亲拿着本子,正和蒸花馍的母亲研究段子;见到拿根油条进门的魏兴,眼一瞪:
    “咱屋的花馍好看又好吃,还出外买?”
    母亲解下围裙:
    “还是娃娃,想吃就买点,不常花钱就行了。”
    那年魏兴六岁,在他的记忆中,父亲宁肯拿钱接济有难的乡亲,也不让他买零嘴。父亲那时在咸阳市的文化单位工作,一月有四十元的收入。在乡亲们的眼中算大财主了。
    魏兴十二岁那年,父亲被审查。审查他的人,给他定罪为国民党的兵痞,活埋过士兵。父亲是耿直的人,拍桌子申辩:那些士兵都是他的手下,是一群强抓来的娃娃,见不了炮火的轰鸣,当逃兵被抓回击毙了;是他不忍暴尸荒野,才拿铁锨埋了。这些都向组织交代过了。父亲年轻时靠近共产党,当过进步学生,著名的共产党人李敷仁和他有过来往。可那时,共产党的高级干部都被歪曲成叛徒,捏成了歪鼻子和尚,何况一个民国时的进步学生?父亲被押解回家,监督劳动。平日里乡亲们就爱接近父亲,现在见他被监督在家,倒觉得近了。忙完社里的活,就聚在他家,听段子寻开心。母亲蒸花馍招待,茶叶烟叶管够。魏兴那时上六年级,被摘了红领巾,起初还埋怨父亲,可当看到一屋人围着父亲有说有笑,就羡慕父亲的段子“了咋咧!”
    那年月的文化贫乏,几部电影、一串红歌,几个样板戏。父亲就找能写的写,能演的演,他当指导。一个村的人都在编故事,写诗歌,演节目。外村人羡慕地说,押回一个改造的,搞得一村的文化,半村的演员和作家。——“羡慕咋咧!”魏兴十八岁时,段子张口就来。他学段子不图别的,图个人缘,就像村里人围着父亲;感到很风光。虽是黑五类的子女,看在父亲的情面,大队还很照顾他,让他编快板,写黑板报。魏兴已是情窦初开,和老光棍们在一起,喜欢听些男女私情,免不了把光棍们信口拈来的段子记下;以为是民间文化。什么四大软,四大硬······一天,父亲翻看他的笔记,叫来他;抬腿就给他一脚:
   “日逑货,不学好!”
    “咋咧?”
    母亲正端着花馍上桌,见父亲耍横,放下馍筐拿起笔记。她看了一会儿,扬手给了他一巴掌:
    “这也是能记下的东西?”
    这是印象中,母亲唯一的一巴掌。过后父亲告诉他,这些软硬,有拿男女的器官取笑,是对人的不尊重。要想说段子,就要说一些鼓励人上进,教化人行善的段子。那时还没有正能量的说法。事后多年,魏兴成为了魏老根,说起父亲那时的教诲,就是现在的正能量;感叹万分。是父母影响了他一生。
上世纪八十年代,父亲落实政策,魏兴顶替他到电影公司工作;当放映员。因为他有说段子的基础,每次放映前都把时政做成段子,再制成幻灯片,打在屏幕上;得到了上下的一致好评。以后他当了电影院主任,影院的宣传搞得有声有色,多次获得各级主管部门的嘉奖。九十年代末,市上组团去沿海城市参观,魏兴也在其中。回来后,别的团员还在旅途的解乏中,魏兴已着了魔,出出进进嘟囔个不停:
    “中国正在发生变化,沿海已变,内地应该动起来。”
    “咸阳是中国城市之最,作为老秦人的后代,不能落伍。”
    他把目光盯在了市区的西南。这儿有座沙河古桥,是九十年代的重大考古发现。南方的古文化资源没有内地多,可他们做微缩景观,打造文化氛围。咸阳放着现成的古文化资源,为何不能好好利用打造呢?他借亲朋的钱,拿出家里的积蓄,在沙河古桥旁平整土地,建房子建娱乐设施。他要打造一个集文化与娱乐的休闲场所,让游客在娱乐中感受历史,为帝都咸阳添彩。他和工人们一起干活,腰腿疼了不管,感冒发烧不顾,资金短缺了,就从家里拿。魏兴的夫人是做生意的,有三个门面房,生意做得很火。她很支持丈夫,只要魏兴开口,不论手头多紧,都想法给他凑。大女儿要出嫁,按原先的打算要给她一个好陪嫁。可当时正要建动物园引进老虎,资金短缺,就把置办嫁妆的钱用了。魏兴也是好面子的人,觉得没给女儿兑现承诺,心中有愧,女儿出嫁前一天找借口溜了。当女儿回门找到他时,他正抚摸着古桥墩落泪。女儿拉着他的手表示理解。
    “做事要执着。” 这是挂在魏兴嘴边的一句话。
     没过两年,他在古桥旁建成了“沙河风情园”。一到节假日,市民们涌来了,外地的游客赶来了,在休闲中触摸历史。他还组织了演出队,演员的主角是魏老根。在沙河风情园演,到周边村庄演,在教化人方面起到了好效果。一天,一个瘸媳妇牵着瞎婆婆找来,要感谢魏老根。原来,瘸媳妇是从外地嫁来的,刚到婆家受了很多气,从给零花钱到回娘家拿的礼品,处处受婆婆的为难。后来婆婆瞎了,瘸媳妇又给婆婆气受。婆婆爱吃酸点的,她就只放盐不放醋;眼瞎的人见不得辣,她就往婆婆的面里放大把的辣子,辣得婆婆泪流满面。眼瞎人心闷,婆婆爱待在热闹的地方解闷,她就领到猪圈,闻臭味听猪哼哼。自打听了魏老根的段子,媳妇懂得了道理:对老人好就是给后代做榜样,就是对自己好。她主动向婆婆承认错误,婆婆也检讨了过去的不是,解下钱柜的钥匙交给她。后来,两人一合计,一起到沙河风情园找魏老根。魏兴正帮忙卸砖,听完哈哈一笑,向正表演歌舞的舞台一指:
    “你找的魏老根,正演得欢哩!”
    匆忙洗了脏手,去了后台。
    二00八年以后,城郊的农家乐遍地开花,因为交通方便,吸引了大批游客。魏兴感到了危机。他想给水上乐园增加滑水项目,提升沙河风情园的档次,吸引游客。他拿出家里的存折,取走了唯一的二十万,然后打电话通知夫人。没想到一向通情达理的夫人,在古桥旁找到他,抱住他的腰,耍麻暋。魏兴仍旧甩出那句老话:
    “做事要执着。”
     望着一向笔挺的丈夫,背开始弯曲,夫人心疼了;她哭诉道:
    “为了你和这座古桥,我已卖掉了两间门面,这是给二女子留的读研的钱,和进货流动资金,再也不能······”
    “做事要执着!我就是卖裤子,也要撑下去!”
     说完,他也跟着哽咽起来。最终,他甩开夫人,归还还未使用的二十万。他去了假山的亭子,望着耸立的古桥,泪流满面。他在座凳上睡着了。他太累了,已是无力支撑自己,和一片土地了。初秋的凉风进了亭子,合着他的鼻息欢唱。两位白发老人走进亭子,轻拂他,惊醒了他。他坐起身,看到老人冲他慈祥地微笑,很面熟;却又想不起来。老人嘘寒问暖,问了很多事,他都一一解答;当问到现有的难处,他呜呜地哭了起来,像个孩子。送走老人他忽然睁开眼,恍然大悟:两位老人是已故去多年的父母。他四处寻找。夜色降临,圆月高照的沙河风情园,只有树木的摇曳声,和古桥投来的黑影;非常沉重。一个晚上他都在纳闷:父母特别见老,难道死去的人也在变老?天亮时他来到镜前,望着脸上的叠皱自语:
    “阴间和阳间一样,都会在时间的飞逝中变老。”
    这天是中元节,也是阴间的鬼节。他猜想,父母来看他一定是暗示什么;他思索了很久。一天,他和演出队去外县演出。谢幕时,一阵阵掌声送给台上的魏老根;他恍然大悟:
    “我就是魏老根!”
    二0一二年的春季,那个寻找魏老根的外地人,走出已显颓废的沙河风情园,追上一个步履漫姗的中年人。中年人歪戴着礼帽,脖子系着红飘带,脸上还留有脂粉的痕迹。显然,他刚结束演出,还未彻底卸妆。外地人问:
    “你是魏老根吗?”
    “正是。”
    “影视剧里的刘老根是从你这儿来的吗?”
    “不清楚。我本名叫魏兴,之所以起艺名魏老根,是因为我一生都在追求民族文化之根。”
    清口痰又说:
   “我会更加执着地追求下去。”

    ——后记:我坐在已荒废的沙河风情园,望着沉甸甸的古桥,思绪万千。魏兴是个能人,也是个和道人。如果他开酒店,一定会拉来客源,办成星级大酒店。如果他开工厂,一定会跑来订单,赚得钵满钱溢。可他选择了在沙河古桥旁建园子。因为他知道,只有在古桥旁建个有特色的休闲场所,吸引来游人,被列为全国重大考古发现的古桥,才不会被重新湮灭;重视历史文物保护,才不会落空;咸阳这个有着二千年历史的帝都,才不会沦为平庸。
    魏兴是民营资本运营到文物保护的先驱者,虽败犹荣。
    我们常说,历史从这里开始。那么,面对沙河风情园的由兴到衰,我们是否该对二千多年的古桥说句:希望你再次遇到好运。

(完)


    作者简历:齐建(笔名:见一),居住咸阳市; 自幼爱好文学,在省级刊物发表过作品。现为咸阳市作家协会会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538642906|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设为首页  

广告热线:13759706633举报电话:029-33336104法律顾问:咸阳市渭城区文汇法律事务所 梁宏选 律师

备案信息:陕ICP备17013269号Copyright 2017 陕西市政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咸阳在线 X3.2© 2001-2016 陕西市政杂志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